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莫毛】《节南山》HE

我流哨向,保证HE,不保证不坑和OOC
《节南山》莫毛HE我流哨向
欢迎勾搭,不欢迎撕那啥,不适右上角,么么扎

『听说你捡了个好苗子?』
『不敢当不敢当,也就普普通通一A级哨兵而已。』
电话那头传来王遗风毫不掩饰得意之色的声音,谢渊面色立刻就是一寒,手上青筋暴起差点把手机捏碎,转过头来视线落在穆玄英身上又是骤然一变,像看什么绝世珍宝一样。
『哼,你当我浩正没有新鲜的A级?』
新鲜的A级打了个喷嚏,在一旁站桩的翟季真那里领了最新的任务,一溜小跑出了浩正塔。

01.
“玄英你跑那么快干嘛?”曲毒经跟着穆玄英坐在窗口下,把五感尽可能地调大,沙沙的脚步声,更远处模糊不清的谈话声,情侣亲吻的啧啧声,水滴声……
视野里清晰地出现一小队巡逻的狼牙哨兵。
曲毒经把精力更集中了。
穆玄英安静地坐在旁边不打扰到他,沉默之间一只花栗鼠突然窜上他的肩头,又从毛绒绒的蓝色围巾钻了进去。
穆玄英的精神向导躁动不安,它感受到什么——一丝熟悉的气息突兀地出现在附近。
来不及仔细思索何时何地曾经遇见的这缕气息,因为曲毒经已经站起身来,一把抄起还在呆滞状态的穆玄英夺门而出。穆玄英踉跄了两步勉强跟上前面哨兵的步伐,吭哧吭哧地跟着跑。
不用曲毒经解释,向导优秀的精神感知力也已经告诉他,一大批带着敌意的哨兵正在向他们藏身的这栋楼包围过来。
“你不是A级向导吗,怎么就不能控制一下那些白痴呢?”曲毒经跳上一道两米高的墙,矮下身子想把穆玄英拽上来,穆玄英借着力扑腾,围巾在拉拉扯扯之中掉了也没来得及捡,体弱的向导这个时候肾上腺素激增,居然也成功被拉了上来。
“他们那群哨兵有几个都是结合过的!”穆玄英愤愤不平,自己好不容易接到任务可以出塔活动活动,谁知就遇到这种棘手的活儿。他一边走神一边缩在墙角跟着曲毒经小步快跑,一个不注意就一脚踩在双头蛇的蛇尾巴上,那双头蛇毫无骨气地尾巴一缩倒地装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穆玄英立刻端正态度。
“……”曲毒经捞起自家精神向导,催促穆玄英不要发呆赶紧走。
这次的任务只是侦查位于Z国边境N国的一座狼牙分塔,本来就是算不得多复杂的新手任务,找到地方猫一个下午,打打牌聊聊天就过去了,但是偏偏曲毒经是个百足永远不会心的幸运E,他们的落脚点正好被一小队巡逻的狼牙哨兵给发现,只好一路往X省的浩气分塔逃命。
“这群白痴怎么这么有毅力,你们中原人管这个叫什么,锲而不舍?”
如果不是正好遇上地震。
铺天盖地的玻璃碎片、钢筋混凝土和大片的积雪劈头盖脸地砸下来,曲毒经离他还有好几米远,正打算扑过来护住穆玄英,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人粗暴地扯着后领扔出了垮塌范围。
手中的短刀斩断玻璃,那人在漫天的星辰中冲刺,碎片是他的背景,风雪是他的颜色,风一样的动作卷起滔天的雪沫,飞速坠落的钢筋被打弯击中另一块木板,眨眼间这人就营造出一片小小的天地。
宁静的、能供穆玄英呼吸的、安全的天地。
白色风衣红色高领毛衣的哨兵动作快得让穆玄英几乎看不清,恍神间自己就被公主抱到了安全地带,这才想起跟人道谢。
熟悉的信息素的弥漫周身,令穆玄英安心的、陪伴他整个童年的、风雪的味道。
“……莫雨哥哥?!”
莫雨低头,雪貂从他的胸口窜出来,眨巴着黑色的大眼睛扑到穆玄英身上。
“看来分水很喜欢你。”
“……”穆玄英抱着白色的雪貂不知道该说什么。
『嗨,好久不见。』好像有点傻。
『莫雨哥哥我好想你!』会不会太热情了?
『居然在这里碰到莫雨哥哥。』自己会不会显得很不欢迎他?
穆玄英陷入见到心爱的哥哥就语废的DEBUFF中,莫丶弟控丶腹黑丶雨保持姿势笑而不语。
“那个……叙旧的话……你们可以待会儿再说……”曲毒经顶着满空气的粉红泡泡,安慰了一下自己打扰人家谈恋爱会被驴踢是中原人的画风,指了指不断接近的狼牙哨兵,“那个……我是B-级……最多只能打两个。”
啧,一群C级哨兵而已,居然妨碍我跟毛毛交流感情。
莫雨眼神都没给曲毒经一个,雪貂灵活地跳回他的肩上,沿着充满力量又不粗壮的手臂向下,化成一把精致的短刃,被莫雨握在手上。
“莫雨哥哥……”穆玄英上前一步抓过他的左手,嗅着从他身上飘来的仿佛来自雪山中的凛冽气息,在本能的心安中替他梳理精神,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莫雨的精神触稍似乎愣了愣,很快就缠绕上他的,穆玄英一颤,松开了抓着莫雨的手。
莫雨转过头疾驰而上,如一把滚烫的刀刃,切进冰冻的黄油之中,在分水发出的清脆的刀鸣之中,雪地里突兀地溅上刺眼的红。
号令红尘——

混乱的呼吸声、脚步声、莫雨受伤的闷哼声,还有血腥味、汗味、猛然爆发的风雪的味道。
小小的莫雨把同样小小的穆玄英挡在身后,本就才刚刚觉醒却又经历着命悬一线的危急情况。
才觉醒的他和才觉醒的他的向导,正在经历着一场追杀,他们被逼上绝路,后面是万丈深渊,每一个人的心跳在莫雨的耳中不断放大,最后重重地敲击在他的鼓膜上——他不懂得如何控制五感,身后的穆玄英同样不懂得如何控制快暴走的哨兵。
扑通——扑通——扑通——
暗红的瞳孔带上血色,尚且只是雏形的分水刺出,精神的拉扯,混乱的情绪,穆玄英的精神屏障被轻而易举地打破,恶劣的情况影响了他的动作,穆玄英向后退了两步,脚下一空——
坠下悬崖的过程中他隐约听到莫雨在叫他的乳名,绝望又疯狂如困兽的嘶吼,悲鸣声在他的整个世界响彻。
为什么,本国的军队会对本国的孩子出手?

……莫雨哥哥受伤了!
穆玄英从梦中猛然惊醒过来。
血腥味,汗味……都散去了,只有风雪的味道把他整个包裹起来,他置身于一片辽阔的雪地之中,但是并不感到寒冷。
入目的是暖色的壁纸和昏黄的光线,他身边的人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哼哼了两声抱着他继续补觉。
击杀了那几个自寻死路的狼牙哨兵,曲毒经被莫雨用眼神威胁着让他『自己先离开去报道,少盟主紧随其后赶来分塔』。
所以现在……是在X省的恶谷分塔。
想我一个堂堂浩正塔的四好青年,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连游戏都不玩每一科都是优秀的A级向导,居然被扣留在又抽烟又喝酒又赌博还喜欢用尸体浇花的恶谷塔,每天面对一个只对我笑温柔地叫我毛毛身材好颜值高的恶谷塔下任塔长就觉得……
好幸福。
“毛毛你在说什么呢……”某个半梦半醒的下任塔长搂着四好青年的腰,还像某种神奇的猫科动物一样蹭蹭,心里都是偷腥的坏笑,脸上不动声色一脸迷茫。
哨兵的五感怎么可能听不清楚那个傻毛毛在念什么啊。
“莫雨哥哥我吵醒你了?”穆玄英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看见莫雨还是一动不动地保持姿势躺在床上,“莫雨哥哥——?”
傻毛毛。
傻毛毛很应景地凑过去看。
嗯……眼睛还是暗红色的没错……鼻子还是这么挺……皮肤还是这么白……嘴唇……
莫雨捞过主动送上门来的穆玄英,附赠了一个湿漉漉的早安吻,扫荡了满嘴的冬日阳光暖洋洋的味道后面不改色地丢下快熟了的穆玄英进了浴室。
莫莫莫莫莫莫雨哥哥刚……刚刚刚才……?!
雪貂和花栗鼠还头枕着互相的尾巴睡得正香,一切都和十年前的每个早晨没什么不同。
……除了湿漉漉的早安吻……以前它们不是自己枕着自己的尾巴睡觉的吗?
穆玄英觉得有点缺氧。
一定是因为莫雨哥哥怕他受伤的例行检查,跟十年前的每个早晨一定是没什么不同的。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屏障,很好,很完美,这美丽的蓝色一看就是浩正塔的塔长亲传弟子的杰作……穆玄英扶着下巴,一脸愕然地看着莫雨红色的精神触稍。
怎么会在我这里?
穆玄英百思不得其解,索性抓过来好好安抚了一通,想着等会儿问问莫雨哥哥。
他倒是没注意他这么快就适应了他俩的同居生活。
TBC

注:
号令红尘:副本莫雨的技能,我是PVP,眼里只有分水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