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伞修】奈何桥辩论会 短篇HE

日常OOC(没有日常,你才来这里)
短篇,1k字的短篇
起因是突发奇想用一句虐话写甜文

“你谁啊你?”苏沐秋抱着胳膊站在桥边,桥下是一看就废水过量的昏黄还带着血色的河水,隐约还能感觉到一些恶臭,但是此时此刻他没心情去鄙视那些不按规矩生产食品的商家。
那些垃圾食品给阿修和沐橙的身体造成了多大的负担啊!
他由衷地感慨。
现在的人怎么这么没有良心。
对面脸色阴沉,满脸褶皱的老太太把汤碗狠狠地搁在桌子上,满是裂痕的木头桌子发出吱呀的声音,摇晃了一下,居然没散架。
看来地府的东西质量很好嘛!
“我告诉阿修不能因为贪小便宜就乱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所以这碗汤就恕我不能喝啦。”
苏沐秋端起汤碗,认真端详了一下这个可能是唐代或者更早以前的陶器,评价道:“这种做工……哎呀我不太认识,就不跟你拽什么唐三彩元青花了,勉强算个紫字的吧。”
然后丢进平静的河面,没有溅起一滴水。
一切还是死气沉沉的。
过路人都面无表情地端起一碗汤,喝完,把碗还给老太太,老太太阴沉着脸把碗收好,放在一边,等下一个人。
灵魂是不是没有洁癖?
每周都要拖着叶修做大扫除的苏沐秋大大表示十分痛心。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不幸啊,”苏沐秋倚着桥栏,“我从来没想过你们地府是轮班的,孟婆跟NPC一样,奈何桥也跟道具一样,”他把桥边的石子踢下去,换了个姿势,“然后很多人排队从很多通道出去,就算是进入投胎副本了。”
他比划了一下,是握着两把枪突突突的姿势:“如果我用不一样的方式打BOSS,会不会有隐藏剧情啊,那岂不是会有稀有掉落?”
孟婆抬起头来,干枯的手似乎很吃力地握着看不出材质的汤勺,从一旁永不枯竭的大锅里舀出一勺,倒进老古董里,然后把这碗汤递过去。
“想不到你生前还是个哑巴,”他咂咂嘴,接过汤,又丢进一边的忘川河里。
“你为什么不喝?”孟婆开口,声音嘶哑得就像用指甲划过黑板,让苏沐秋不由得想起:或许曾经还是十岁的小叶修就这样做过——在老师叫他上去做题的时候,扒拉着黑板,然后趁着全班都是抖鸡皮疙瘩的时候窜出教室,拿着从叶秋书包里摸来的零花钱,偷偷溜到一个充满烟雾的地方,然后坐下来懒懒散散地打着各类游戏。
修长的手指会有节奏地敲击键盘,有时候稚嫩的脸上会收起平时漫不经心的神色,那个时候,在苏沐秋眼里,他整个人都在闪着光。
“为什么你会拒绝一直以来几千年从未变过的传统?”
“记录就是用来打破的嘛。”苏沐秋嘴角扬起微笑,带着不属于地府的、阳光的温度。
也或许是因为我舍不得那么快就错过他们吧。
叶修,还有沐橙。
他们还有很多比赛没有参加,很多战术没有讨论,很多银武没有研发,很多冠军没有得到。
所以啊——所以我还不能走。
“你这样是违背了天命。”孟婆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目光咄咄逼人。
“管他呢,我又不是天庭的人,天命不管凡人的,打副本你见我带过牧师吗?”
苏沐秋挥挥手,不再啰嗦,走向来路。
还有人在等他,等他回去,不论是什么样的姿态,什么样的形式。
那个人对自己很重要,所以——
我该回去了。

END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