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莫毛】《节南山》03

注意:有私设,毛毛的父亲是被狼牙塔杀死的
另外腹黑雨哥出没

《节南山》03
“毛毛。”坐在病床上的莫雨抬起头,过长的刘海让穆玄英看不清他的神色,他只觉得浑身冰凉,生怕他的莫雨哥哥下一句话一开口就是诀别。
但是声音好像很正常?
莫雨策划的这场狗血注定不会长久,他抓着几乎快要找不着北的穆玄英的手,温柔地拍拍,示意他不要激动。
“莫……莫雨哥哥……”穆玄英声线都还在抖,人却已经有点明白过来,从上到下扫视了莫雨一圈,把他想的那些不治之毒一个一个地剔除,最后看着莫雨连根毛都没破的暗红色毛衣。
吸气,呼气,再吸气,呼气……
穆玄英运功,丹田内风起云涌,然后——中气十足地大吼:“雨哥你耍我?!”
【地图】[穆玄英]大喊:雨哥你耍我?!
暂时进入千里传音冷却的穆玄英站在莫雨床前,居高临下地俯视莫雨。
这什么人啊这!
穆玄英气得毛都炸了起来,花栗鼠坐在肩头吱哇乱叫,作势要扑上去对着莫雨哪处裸露在外的皮肤添上几个红印子,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雪貂叼着后颈窜到了别处。
汹涌的精神力终于渐渐平息下来,穆玄英突然发现,那根遗落在他精神图景的红色精神触稍莫名又消失了。
“毛毛,”莫雨给了旁边退下的莫杀一个非礼勿视的眼神,一手伸过去搂着穆玄英让他靠向自己,另一只手扯扯他的长马尾,然后站起身,不顾还在生气的小家伙微弱的挣扎,把人禁锢在怀里,双唇印上穆玄英同样的位置,再一扯马尾,痛得穆玄英刚想叫他轻点,灵活的舌头便伸入温软的口腔。
莫杀关上门,一脸目害,十分痛心自家的还在七秀坊,同时又为自己在少爷的人生路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助攻点赞。
满足地扫荡了一番,看着穆玄英炸起来的毛渐渐回归原位,莫雨把手套摘下来,摸摸他的头,把那些乱翘起来的毛理了理。
穆玄英红着脸不知所措。
莫雨不急,耐心等他发问。
瞅着莫雨嘴角弧度有越来越大的趋势,穆玄英语音系统读条以后终于成功使用:“莫……莫雨哥哥……为什么我刚才感觉不到你……”
满以为自己会等来一句告白的莫雨愣在原地。
他让唐烟潜入浩正塔,特地偷换了穆玄英这次执行的任务,在N国的狼牙塔附近蹲点了一个星期,天天啃着压缩饼干味觉都快失灵,才等来这个姗姗来迟的小家伙,制造出一起传说中的“偶遇事件”。
所谓放长线钓大鱼,拿着海钓竿的莫雨认为,可能这次遇到的不是鱼,是个哺乳类。
趁着穆玄英被吻得缺氧,四肢无力神智不清的时候,偷偷留下一条线索,然后没给人一点提问的机会,又去了狼牙塔执行任务,让莫杀演戏假装重伤……
思维缜密,步步为营,天衣无缝的攻略计划。
穆玄英那引起整个恶谷塔都焦灼的情绪泄露,听闻他“重伤”时掀起滔天巨浪的精神图景,他那根弱小的精神触稍都明明白白地传达给了他。
这明明是有感觉的啊,怎么这个小家伙老想着去钻研这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就不能诚实一点向他的莫雨哥哥求安慰求抱抱吗?!
看着这块不开窍的木头,莫雨有些恨铁不成钢。
亲都亲了两次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在纠结这种学术问题?他学的是什么,是凝雪功,修的是什么,是红尘秘意!这种绝学,没点特殊技能怎么好意思叫绝学?
“毛毛,我修的红尘秘意,能最大限度地压抑住气息。”他认命地叹了口气,揉揉穆玄英,轻声解释。
罢了罢了,反正是他的一定跑不了。
穆玄英红着脸点头,满脸茫然不知所措,立刻把刚才莫雨耍他一通害他担心一整天这件事抛到龙门荒漠去了。
“那……那我给你做个精神梳理……”穆玄英伸手想搭在莫雨手上,莫雨快他一步,就着刚才拥抱的姿势,把额头抵上穆玄英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暗红色眼瞳,穆玄英感觉十分不好。
自我安慰『一定是因为这样安抚效果更好』的穆玄英脑内又凌乱了。
莫雨哥哥这是什么意思啊!虽然十年前也是这么亲亲密密的,但是现在是孤哨寡向一不小心就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啊,虽然以前浩正塔没人敢在自己面前这么明目张胆地秀恩爱,但是那空气里的粉红色泡泡他也是很目害的啊,虽然很不习惯,但是这样自己也求之不得啊……
『莫雨哥哥,你再这么做我可就误会了哦……』
『喂莫雨哥哥啊……我真的误会了哦……』
穆玄英把莫雨的五感调低让他休息,莫雨的精神图景对他一向是毫无防备,穆玄英轻而易举地就通过了精神屏障,一窥莫雨的精神世界。

“毛毛,你先走,别管我。”小莫雨拿着一根随地捡来的木棍挡在小毛毛身前,他们是一同觉醒的,正是最脆弱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谁都保护不了谁,莫雨忍着失控的五感,把小了五岁的孩子牢牢护在身后。
穆玄英用莫雨的视角窥视着这一切,像亲身经历,又像是一个过客,他能看到,却无力改变。到处都是刺目的白光,他能感到小莫雨的瞳孔在不自然地扩张,接收过量了的光线,入耳的都是嘈杂的嗡鸣声,头脑深处似乎传来拉扯般的疼痛,扭曲的、看不出颜色的人向他袭来,风雪的味道浸满空气,视野变得暗红,暴虐的情绪肆意生长。
暴走的征兆。
穆玄英默默地想,然后是他从莫雨哥哥怀中夺过传说中的绝世武功,跳下山崖,莫雨哥哥被路过的王遗风相中资质,带回了恶谷塔。

忽然有什么东西闷闷地压在胸口,穆玄英猛地从梦中惊醒,入目的还是温暖的灯光,莫雨推开浴室的门,长发披散,腰上松松垮垮地系上一根浴巾。
穆玄英把身上的两只精神向导捧起来放在枕头边,雪貂懒懒散散地把花栗鼠圈在怀里,一看没什么事继续闭目养神。
穆玄英把灯扭亮了一点,然后坐在床沿上,在心底盘算着应该跟莫雨哥哥说些什么。
他看见一个染血的布娃娃静静地坐在台灯后。
暖色调的背景让莫雨的线条难得地柔和起来,穆玄英咬着下唇忍下眼角的湿意。
不能哭啊穆玄英,二十岁了啊!怎么还能像个小孩子一样只知道哭鼻子!
向导并没有出色的五感,身体方面他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二十岁青年,所以他看不清楚莫雨的表情,只有那个模模糊糊的、从黑暗中慢慢走向光明的轮廓。
这个并不算得多宽阔的背影就是这样一次一次地挡在自己面前,用瘦弱的身躯去抵挡前方的山崩地裂,然后转过头对他说——
“毛毛?”莫雨走近,捏捏穆玄英的脸。
手感真好啊。
“莫雨哥哥……”他把手搭上莫雨的后颈,凑上去撒娇一般在他的颈窝蹭蹭,鼻尖萦绕着熟悉的风雪气息让他倍感安心,藏在心底许多年的话就这样脱口而出:“以后不要去拼命了……别总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很多人都在关心……”
想想还有一些能从凛风堡排到武王城的向导“关心”着他的莫雨哥哥,穆玄英把到嘴“莫雨哥哥”咽了下去。
你现在是恶谷塔指定的下任塔长,有调用塔内任意一个未结合向导的能力,你能运筹帷幄,能决胜千里,为什么还要单枪匹马陷入敌营,为什么还要一直冲杀在一线?
“毛毛,”莫雨蹲下身,平视坐在床沿的穆玄英,水珠顺着黑发从脸颊滑落,滴在锁骨处,灯光给他整个人都笼罩上一层暧昧的色彩,“你不懂,我只想保护好身边的人。”
哪怕是以杀止杀的方式。
只要狼牙还在一天,他便不会放弃,他不能让穆天磊的悲剧重演。
“好了,睡吧。”
终止掉谈话,莫雨把窗户关上,瞥了一眼手机。
王遗风的大名出现在手机屏幕上,黑底白字,清清楚楚。

TBC
注:私设穆天磊是被狼牙塔追杀至死的,这里的恶谷和浩正没有太大的敌对关系,只是同一行业的竞争关系。

你们都不跟我交流ORZ难受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