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莫毛】《节南山》04

《节南山》04
预警:过渡章,背景阐述多/私设多如山/唐皇姓李所以才是李家/有一丢丢的唐家堡双子

“上面来的?”莫雨摩挲着手里质量极好的卡片沉思,他坐在一张巨大的会议桌旁,桌子边上随意地散布着七张椅子,还有三张堆在门口。另外和莫雨一同进来的几个人都视桌子为无物,扎堆以后互相冷嘲热讽。
桌子上是盖了个巨大烫金『李』字的信封,粘了三根羽毛。
竟然是八百里加急……事态不是还没危急到这个地步吗?
莫雨脱了手套,因常年用刀而带着薄茧的修长手指按了按卡片的右下角。
精美的花纹钢印,还有鼻尖萦绕的若有若无的荔枝味,是李家的防伪措施。
毕竟电子设备还远远做不到心腹来传信——信上还带了独特的防伪措施这么保险。
莫雨仔仔细细地核对了几个细节,终于把卡片递给了才推门进来的王遗风。
李家的信,确实也足够这个每天都在西北恶谷总塔吹笛子的老人家动身来一趟X省分塔了。
恶谷塔的塔长转着手里的雪凤冰王笛,嘴角带笑,对徒弟把名为凛风堡的X省分塔打理得井井有条觉得有些自豪。
名副其实的前线地区啊,瞧瞧,这多危险,多需要能力,这多棒的小伙子,多有心机,多有手段,比那什么浩正塔一听名字就觉得牙都酸了的八十年代过时产物的所谓的A级向导不知道好哪儿去了——
嘁,谢渊那老头还戴着披风呢,也不看看这什么年代了啊,这老头子教出来的玩意儿肯定没我徒弟好。
或许家长心里总有那么点攀比心理吧。
看着自家水灵灵的大白菜王遗风欣慰的情绪到达了顶点,连问话都温温和和的:“小雨,你觉得呢?”
“他把我们当枪使。”莫雨下了肯定的结论,接过笑眯眯的唐烟塞给他的一摞资料。
李家,如今Z国的首席军官世家。
哨向的觉醒人数按照世界范围的比例来说都是极少的,Z国则更是因为并没有他国“人道”而大大削弱了哨向的数量,因为某些原因——譬如暴走的哨兵杀了人被处决;或者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觉醒的是什么,没有向导的安抚精神衰弱而死。有些很倒霉的向导觉醒时会不自觉地影响到他人,被普通人当怪物一般处死。心理压力、家庭压力、社会压力,哨向如今的处境十分艰难。
以前还有零星的私人性质的塔,现如今只剩下西北方向的恶谷塔和东南方向的浩正塔,在两个角落里保护着这些投奔过来的哨向。
当然他们自己人也会出去寻找,比如王遗风偶尔外出,然后捡回来的莫雨。
两塔距离Z国的首都B市、目前掌管军事权力的李家都有着颇远的一段距离。
都说同行是冤家,哨兵强大的身体素质带来的副作用除了精神弱小,大概就是被主管军事的李家处处针对了。
一个C级哨兵或许就能放倒几个受过严格训练的陆军,更别说再往上的B级、A级,不难想象,随着哨兵数量的增加,等到具有一定影响力号召力的人物出现,振臂一呼集结各路人马,那么李家的兵权……
明里暗里斗了这么多年,吃着皇粮受到国家认可的李家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手脚,拔了多少塔,理应和现在的恶谷塔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是——
这竟然是一封求救信。
莫雨想了很久,都没想起当今掌权的“小李”或者“老李”是谁,反正这不是他关心的内容。
“说是攘外必先安内,谁不知道这老狐狸耍的什么心思,无非是把人当枪使,用完了再丢,或者让两把枪对着打咯~”米丽古丽把波斯猫抱在怀里,手上逗着猫,嘴上却轻轻松松点破了李家的目的。
浩正塔此时想必也是收到了同样的求救信,依他们的性格,估计不会袖手旁观。
“谷主,这不太好办。”陶寒亭喜欢叫王遗风另一个称呼,听了米丽古丽的分析他解释道:“若是我们拒绝了这个请求,他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拔除我们。”
“还会继续增加B级以上哨向的结合条件。”莫雨在一边补充,王遗风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很是奇怪自家徒弟为什么突然关心这种问题,倒是一旁的烟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
“某人也可以去找他哥哥了。”
烟闭嘴了。
肖药儿嚯嚯怪笑。
哨向的结合会大幅度提升哨兵的战斗力,其作用大概就是跟输出带了个治疗上战场一样。对于治疗一方,向导也不担心被路过的哪路野怪挠两爪子或者莫名其妙丢掉性命,因为一般来说哨兵都会好好保护自家的向导。这是一种双方都能得到利益的选择。
但是现在在Z国结合的却很少很少,即使有,都只是精神结合。
N国没有这个规定,这也是为什么狼牙塔令Z国头疼不已的原因。
还好王遗风是放养型,莫雨才没有『因为守卫分塔的需要』被抓去跟某路能力还行的向导精神结合,当然他本人也不会同意的。
有权的人都很贪心,B级以上的哨向结合,威力已经不是低等级简单的1+1=2了,或许是1+1=10,甚至1+1=1000。
李家怎么可能允许这种可以两个人挑翻一个连的结合存在?到时候用高危武器恐怕误伤得比击中的还要多。
莫雨倒是不在乎这些奇葩的居然被大众认可的规定,但是毛毛……
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个从小到大陪伴在他身边,因为偶然缺席十年的小家伙,十年来他已经迅速地强大了自己,强大到可以保护他不再受任何伤害。
米丽古丽戳了戳衣着粉嫩嫩的烟。
烟疑惑地抬头。
米丽古丽冲他灿烂一笑,下巴点了点莫雨的方向。
烟瞬间被一脸春光闪瞎。
“?”因为想到毛毛而面带微笑的莫雨丝毫没有察觉哪儿不对。

穆玄英坐在房间里吃早餐,是他喜欢的豆浆油条,莫雨还记得毛毛喜欢吃甜食,看样子豆浆是特地多加了糖的。
送餐的侍女似乎来了就不想走。
穆玄英眨眨眼,体贴地帮助对方把门关上。
“塔长送了信给你。”侍女开口,却是男人的声音,他从装油条的盘子下取出一个信封递给穆玄英,责怪道:“都二十岁的人了,出门在外也不带个通讯设备。”
“知道啦知道啦,多谢影叔关心。”穆玄英乐颠颠地接过信封,“对了,我跑出来这段时间塔内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据说上面有些消息。”影很干脆地把信息告诉他,又从胸口掏出一部手机塞给穆玄英,警告道:“虽然说现在是外敌入侵的非常时期,但是恶谷塔也不是个安全的地方,我们浩正和这些行事风格乖张的人毫无……玄英你……”
影突然察觉到什么,噤了声,浑身肌肉紧绷,蓄势待发,那身侍女装扮看得穆玄英怎么看怎么别扭,几分钟后突然又松懈下来,看了看穆玄英说了声保重,就麻溜地从窗口翻出去追某个才从楼底下路过去食堂的粉嫩嫩身影去了。
穆玄英对唐家堡的品味越发地摸不透了。
门又被咚咚咚地敲响,穆玄英应了声,是一个同样打扮的侍女。
想不到恶谷塔竟然有侍女整理房间,莫雨哥哥每天都生活在这样的情景下吗……每天都有侍女贴身给莫雨哥哥服侍……
穆玄英给侍女倒了杯茶,想要接过工具自己打扫,却被侍女笑着拒绝了。
“小少爷若是亲自动手,少爷会打死我的。”自称莫采薇的少女眨眨眼,想着前几天有人送了她几支香,说是少爷喜欢的味道,就自作主张地点了一根在屋子里。
几分钟后,穆玄英和莫采薇在满屋子甜腻腻的香味中昏沉地睡了过去。

莫雨手无意识地摩挲着分水,任谁都能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到压抑的暴怒。
担忧焦灼如野草一般肆意增长,收割着他的理智。
『如果……如果还有机会……』
跪在地上的莫采薇自知犯了错,抖着手求少爷给她一个惩罚。
『莫采薇没有那么没警觉,她是被人下了暗示。』
『这个人应该就是塔里的人。』
当然,莫雨此时此刻更关心的是——
『毛毛哪儿去了。』

TBC
【近聊】[穆玄英]:我方才请你喝了杯茶。

顺便问下,那啥那啥要不要拉灯

评论(3)

热度(25)

  1. 殇影湫。『言宝要略略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