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莫毛】《节南山》05

注意:影帝雨上线
《节南山》05
或许是本能察觉到危险,穆玄英醒来的时候有意识地控制了动静。他眯起眼睛打量周围的环境,从眼皮中微小的缝隙里去观察外界,看到的却是一片漆黑。
『我瞎了?』
眼睛被蒙上黑布的穆玄英一本正经地想。
动了动手脚,毫不意外都被捆了起来,粗糙的绳索摩擦着手腕和脚腕,他尝试着挣扎了一下,绳索纹丝不动,手反而被磨出血了。
顺应之前普通人的本能,他侧耳听了一会儿,没发现任何动静,心底胡乱地慌了一会儿,这才想起自己是个A级向导——他以前从没出过什么任务,使用能力大多都是在安静又安全的环境下,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自己的本职。
哎呀失策失策,居然犯这种低级错误,被月姐姐知道了一定会被嘲笑的。
穆玄英懊恼地走了一小会儿神,倒是缓解了不少刚才的紧张感,至少能定下心来做事了。
作为一个A级,穆玄英极限状态下的能力能准确控制半径多少公里的哨兵尚且不知,但是他现在要的是探查而不是控制,范围自然就更加扩大开来。
穆玄英一边飞速地以自己为中心伸开精神触稍,一边向因为精神触稍经过而警觉起来的哨兵下达各种稀奇古怪充满玩乐性质却又目的明确的暗示。
也不知道能不能这样逃出去。
『刚才吹了一阵风』
『你旁边的哨兵打了个屁』
『你自己打了个喷嚏』
他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这十年在浩正塔的每一天他都不是虚度的,莫雨哥哥有很大的成长,他也是。
因此对于这种情况,除去最开始不知身在何处的恐慌,现在的他反而是有些跃跃欲试的期待。
他要证明给莫雨哥哥看!
穆玄英在心底欢呼。
是不是只要自己顺利地从这个充满危险的地方逃出去,自己就有了和莫雨哥哥并肩的能力,就不会因为谢叔叔“能力不够去了也只是给别人添麻烦”的借口再度缩回塔内。
浩气蓝的精神触稍欢快地伸向远方,穆玄英表面上却装成还在昏迷的样子。
蓦地,脑子里尖锐地一痛。
暗示解除,穆玄英的精神触稍只好飞速地缩回来,一路上遭到敌对向导好几道充满恶意的精神攻击,穆玄英慌忙忍着头疼加固了精神屏障,这才感觉到疼痛的减弱。
这个地方果然有向导在镇守啊……
穆玄英遗憾地叹了口气,感觉到对方的能力并不如自己强大,或许是个B级向导,又或者是勉强到A。
虽然说理论基础丰富,但是穆玄英毕竟缺乏实战,这是他的其中一个短板。
没有上过战场的兵,就算你是特种兵,那也只是个名义上的“兵”而已,就跟没有亲手追杀捕捉过猎物的百兽之王一样,成天被关在好吃好喝的动物园里,跟一只家猫有什么区别?
另一个短板……
穆玄英听见了门开关的声音。
那大概就是他太轻易地暴露了自己已经醒来的事实,没有给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想出完美的逃脱方法吧。
毕竟没经历过实战的磨炼,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冷静、很了不起了。
但是也仅仅如此。
穆玄英在门内断断续续地听到“货不错”、“竟然是他”之类语焉不详的词汇,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还是能卖出好价钱的那一类。
又一声清脆的开门声,随后是皮靴的声音,来人踩着极有规律的步子,进了这个临时牢房。
黑暗并没有太过影响穆玄英,他的精神触稍告诉他,面前仅仅是一个普通人。
普通人上前摘下剥夺穆玄英视力许久的黑布,屋子里有并不刺眼的微弱光亮,穆玄英适应了一会儿就能看清面前是个很有军人派头的长官一类的角色。
“穆先生是吧……我们这里有个合作……”
“你是谁?!”穆玄英看着对方衣服上金线勾出的一个『李』字,只觉得这次麻烦大了。
对方听见他这么说好像笑了一下,他摆出一副态度诚恳的模样解释:“我是李家的人,您应该知道,虽然这样的请客方式确实有点失礼,但是也只能怪你的哨兵把你看得实在是太牢了,如有得罪之处,还望多多包涵。”
穆玄英想不明白自己哪来的哨兵了,这些人就看不出来自己还没结合么?
大概是他脸上的表情太明显,对方似乎也确实有“合作”之事要与他商榷,风度翩翩地给他解释了一下。
“就是恶谷塔的莫少谷主,你们不是已经有精神结合了吗?”
精神结合——?
穆玄英的表情更加困惑,当然更多的是震惊。
所以、所以……
他想到莫雨谈话间和十年前一般的自然,恶谷塔内不论是莫叔还是莫采薇都是一副把他当成自家人样子的熟稔劲儿……
还有每天清晨从一张床上醒来的同居生活,偶尔兴起时就是一个充满窒息感的亲吻,为数不多出去吃饭的路上莫雨总是跟着自己释放压迫感,害得其他哨兵都不敢过来搭话……
还有无时无刻充斥在房间里、令自己格外安心的、风雪的味道。
自己竟然还在纠结这种感情是好兄弟的关怀还是别的什么……
只是情况不允许穆玄英做出捂脸或者遁地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当然上天也不可能,他只能羞红了脸,结结巴巴地否认。
“你也知道,国家是不允许A级哨向结合的,”那个人看到穆玄英才开窍的表情,神情有些微妙,好一会儿才继续说:“但是由于我们李家最近遇到点问题,需要你们的帮助,事成之后这方面会给予一定的宽容——”
比如让你们精神结合几天,再把你们拆开执行任务,结合过的哨向没待在一起几天那感觉可是生不如死的。
到时候趁你病要你命把你做成向导素,至于另一个哨兵的话……
“什么宽容?”穆玄英察觉到对方眼里的凶光,终于有了点被绑架的真实感。
同时,他也对自己的不中用感到懊悔。
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就给莫雨哥哥和谢叔叔添了这么多不必要的麻烦。
在敌人面前暴露了自己的沮丧和惊恐无疑是极其不明智的,穆玄英的神态被擅长察言观色的李家代表清楚地看在眼里。
他不慌不忙地从得体的军装下摸出一把战术匕首,在手上轻快地把玩了一番,抵在穆玄英的脖颈上。
他来之前就已经吃过药,加上本就是普通人,此时穆玄英的暗示对他一点用也没有。
“也不是没有哨向来投奔我们李家,你若是不想被做成向导素,不如从我们这儿找个看得顺眼的哨兵?”
哐当——
铁门被来者霸气地踹开,浴血的莫雨丢下奄奄一息的守门哨兵,分水指着游说的人,自作主张替穆玄英补充完了剩下的话。
“他不需要。”
他有我就够了。
莫雨用普通人根本连残影都捕捉不到的速度向前疾走了两步,害怕误伤毛毛,他一路上都不敢激活具有大范围群体伤害的凝雪功,只能不断地提升五感来应付战斗。
要快。
虽然暗杀状态的分水是哑光的,但是这种时候倒是特别张扬地闪着寒光,就如同它的主人一般耀眼。凛冽的寒光撕裂空气,尖锐的空气爆破声顿时响起,在那双惊恐的眼睛里,分水准确地割破动脉。
他一路上就像这样,精准如机械,华丽如舞蹈,踩着并不存在的死亡的节拍,在若有若无的风雪之中,仿佛带着死神的镰刀,从无尽的烈火寒霜中爬出来,收割任何阻拦在他道路上的人——无论是哨向还是普通人。
直到温热的鲜血喷出了好几尺远,莫雨厌恶地一脚把人踹开,这才转身面向穆玄英。
棕色的鹿皮手套上全是粘稠的血,顺着指缝稀稀拉拉地往下滴,就连以往柔顺的黑发似乎都成了暗红色,苍白的脸上也溅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红眸眨了眨,莫雨似乎才从杀戮中清醒过来,看到穆玄英完好无损,脑内的神经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看着血喷脏了大半个雪白的墙壁,莫雨突然觉得他自己也好像这面墙壁一样,被血里里外外浇了一通,变得又脏又臭。
但是他又看到穆玄英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似乎把阳光都揉碎在里面,灼热的温度甚至让莫雨由于常年修习凝雪功的体温有些回暖的迹象。
跟着莫雨出了这个临时牢房,听到外面刺耳的警报声,穆玄英才意识到莫雨居然是一个人硬闯进来的。
一个人。
他不知道自己被带了多远,昏睡了多久,但是他从莫雨眼底的血丝和眼下的青黑色能够知道,他的莫雨哥哥这段时间过得绝不轻松。
自己还真是只知道添麻烦了啊……但是……
“莫雨哥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不指望这个时候能来两句煽情话的莫雨显然适应了这种十分有钻研精神的成年版大毛毛,他开口解释,语气怎么听怎么理所应当:“我们精神结合了。”
穆玄英被这句理所应当的话又惊得呆立在原地。
就一小部分……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莫雨叹了口气。
那不然你以为那根在你精神图景里的精神触稍去了哪里。
他酝酿了一下感情,暗红的眸子里隐约带了点委屈的水光:“毛毛难道不喜欢哥哥么……也是,哥哥竟然没问过你的意见就私自做了这种事,毛毛不喜欢哥哥也是正常的……”
“没有!我最喜欢莫雨哥哥了!”
莫雨突然觉得整个人都愉悦了起来,伸手想捏捏穆玄英的脸颊,抬起手来看到手套上发黑的血,怔了一下又放下了,只得细细感受了一下那丝微小的结合,脑子里突然断片似的黑了一下,才有余力去想我家毛毛真好骗。
不过还好结合虽然只有一点,努力一下还是能模糊地感觉到毛毛的大概位置,不然还不知道得多找几天。

TBC
我一定要吐槽一下,那个八周年白盒子,或者说天策盒子,用着莫雨的配色,取着毛毛的称号,官方是闹哪样!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