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莫毛】《节南山》06

《节南山》06
“毛毛,还不走?”敏锐地察觉到自己的状态不太对,莫雨冲穆玄英勾了个笑,那张通常遍布寒霜的脸上刹那间冰雪消融。他故意压低了声音,用磁性而又蛊惑的声音逗着穆玄英:“还是说……毛毛走累了,需要哥哥抱?”
“才……才没有!”
多大了啊还像哄小孩一样……
穆玄英受到了委屈雨、微笑雨和弟控雨三轮轰炸——他从来没觉得和风细『雨』的杀伤力会强到这个地步。
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熟透了,剥开皮蘸蘸酱就可以直接开吃。
尽管他还拽着莫雨的衣角,担忧着现在的情况。
思维莫名其妙就跑偏,他想到浩正塔的一些小向导平时叽叽喳喳,扎堆聊天侃大山,也有把话题扯到莫雨身上,说要嫁给莫雨哥哥,每天睡前给安静的他做精神梳理,从他的怀抱里醒来,向他撒娇……
莫名有点不开心。
背后怨气如有实质的穆玄英扯扯莫雨的衣角,随后又突然意识到不该说话了——现在不是他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
外面是逐渐变大得连向导都能听到的喧闹声,看来这儿驻守的哨兵都已经集合完毕,随时准备着听从不同的指令把他俩活捉或者轰杀成渣。
但是没有感觉到刚才破坏穆玄英探查的向导,不知道是不是躲在哪个角落里准备偷偷阴人一把。
想到这里,穆玄英不放心地替莫雨筑了几层厚得堪比城墙的精神屏障,这才稍感安心。
莫雨避开窗户玻璃的光线反射,隐晦地对着穆玄英打了个撤退的手势,穆玄英向窗外瞟了一眼,判断大概是三四楼的高度,回了莫雨一个自己可以的手势。
“毛毛,干扰。”
没等外面的枪声响起,莫雨就已经扑过来,动作敏捷流畅如一只伺机而动的野兽。他一手捞着穆玄英把他塞回身后的小黑屋里,另一手把分水用力掷到墙上,两步上前,右手握刀,左手搭在右手手腕上,从上至下,在一声短促的喝声中把钢筋水泥修筑而成的铁牢打开一条缝。
莫雨长于速度而非力量,因此好不容易破开第一道缝隙以后他就好办多了,三下五除二就在穆玄英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成功打开了一个能够供成年人出入的洞,然后把分水留给了穆玄英,自己狠狠地关上了门。
这一次竟然是莫雨哥哥把背影留给了自己……
想起当年悬崖上的那件事,这才细细地体会到当时莫雨哥哥的感情。
强烈的懊悔、担忧,以及对自己能力的质疑。
浓郁的无力感把他整个儿包围。
因为干扰的暗示,暂时还没有哨兵注意到穆玄英。
显然,这是一个宝贵的机会。
没有去无意义地拍门试图让莫雨回心转意,也没有想着就算死也要一起死。
经历了十年前的那场意外,穆玄英充分体会到自己的不顾一切给年幼的莫雨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所以这一次……这一次说什么也要活下去才行。
穆玄英尽力压下过快的心跳,头脑逐渐开始冷静下来,进而高效地分析着情况。
虽然握着分水的手都在剧烈地颤抖,但穆玄英还是趁着所有哨向都去关注主动出现的莫雨的契机,从洞里有些狼狈地钻出去。
他把精神触稍高精度地操作,凝聚成一条细线,试图深入一个在附近巡逻警戒的C级哨兵的精神图景里,对方的精神屏障十分轻易地就破在了穆玄英的攻击面前——就像是一根针扎破一个气球一般,然后他熟练地发出几个暗示,快速取得了这个倒霉的C级哨兵的控制权。
穆玄英似乎回忆起了在浩正塔内的学习生活,面对狂躁的哨兵,他试图用强大的精神力去镇压,从而控制,却几次都是无功而返。
等级不如他的导师却是轻松完成。
在那一堂课里,他学会了如何化整为零,把一个巨大的命令分割成数个细小的命令,让哨兵更加听从指令。
毕竟一个巨大的方向逆转没有『先停下,转方向,再前进』这样来得容易接受得多。
穆玄英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头脑这么清晰过,一条又一条的指令飞快地下达,编织成几条傀儡线,把C级哨兵牢牢支配。
『停下巡逻』
『到我这里来』
『抬头看着我』
『伸出手』
『接住我』
『跟着我』
『好样的,掩护我』
他带着临时被控制的哨兵,悄悄从另一边离开。

出了危险区,穆玄英再次拆散命令,把那个勤勤恳恳始终跟在自己身边的哨兵指挥去巡逻,这才贴着墙脚坐下来,大大地松了口气。
既然是知道了有部分精神结合,穆玄英也毫不客气地使用起了教科书上讲解的结合的附带功能。
他的精神触稍丝毫不带停顿地就想进入那个在他的意识里属于『莫雨』的那部分,但是还没碰到,脑子深处一麻,触稍就被弹开了。
莫雨在拒绝他的探查。
穆玄英心下一沉,花栗鼠从肩上冒出来,棕色的小小啮齿类动物瞪着圆溜溜的黑眼睛,神情严肃。
低头一看分水,看到了上面布满的大大小小的裂痕。
穆玄英努力控制着手想把分水松开,却因为手指僵硬——他一路上一直紧紧握着分水而数次不能成功,最后只得左手扳开右手,从僵尸一般的五指下拯救浸了汗滑溜溜的分水,活像个精神病患者。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
『莫雨』的那部分已经对他敞开,除了一句话以外,他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毛毛,等我。』
从此,莫雨的存在消失,彻彻底底地从他的意识里消失。
穆玄英如坠冰窖。

深呼吸,深呼吸。
穆玄英根本不受控制地在颤抖着,浑身都在无意识地颤抖着,他的眼前泛起的都是浓浓的雾气,模糊的灯光下可以看到的是急匆匆赶来的林可人和米丽古丽。
天……黑了?
大批的浩正塔和恶谷塔先锋部队赶来,他们在林可人和米丽古丽井井有条的指挥下有节奏地冲击着李家的这个神秘据点。
爆炸声响起,一片混战之中,不知道哪来的一块还带着半块布的肉被撕扯着向穆玄英的方向飞来。
旁边一只手把他拽了过去,但是无可避免的,穆玄英被血溅了半张脸。
他抹掉脸上的血,看着这个让他免于飞来横祸的哨兵。
曲毒经啊……似乎第一次在这附近执行任务,也是和他一起的,那是不是只要自己再次陷入危险,那个出场自带风雪幕布的家伙就会再次神兵天降,来拯救自己。
“我……”他看着曲毒经,我了半天,然后低下头去。
朦胧的视野终于清晰了起来,他看到有大滴大滴的水珠从上向下滴落,每一滴水都跟慢镜头似的在他脑内回放,一帧,一帧,然后落到地上。
啪嗒——啪嗒——
干燥的地面渐渐被润湿,曲毒经一反常态地闭上了嘴,什么话也没有说。
一大股子憋屈的情绪的胸膛里翻滚,曲毒经如鲠在喉。
最后他只能轻声安慰穆玄英:“没有谁说莫少谷主走了,你还没有看到,对吧?”
“他让我等他!”穆玄英咬着下唇,努力把泪水憋回去。
天狼星,该让莫雨哥哥知道你的厉害了。

看着穆玄英冲向前线支援的身影,曲毒经挠挠头。
这算是歪打正着?

仅仅一天时间,战斗摧枯拉朽般地结束,以李家据点的投降为结局画上了句号。
而穆玄英失踪了。
或者说,因为没有找到莫雨,穆玄英失踪了。

TBC
下章是图,明天小伙伴们注意啦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