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伞修】《猫店头牌》01

《猫店头牌》
PS:
咖啡店老板伞x捡来的猫妖修
主伞修,少量其他,会标注
日常OOC,只保证HE,高三随缘更
剧情小学生,文笔幼儿园
本人热爱废话,请在评论区尽情嗨皮
一切OK的话……那就开始吧

卷一:幸甚有你
又名『有幸在我最好的年华遇见最丑的你让我集齐了无数的黑历史可以哈哈哈』
01

    “咦?”
    苏沐秋随手把伞挂在了店门口,雨水顺着伞尖汇集成一溜的银珠,轻巧地落在木地板上,腿边突然有一阵寒意擦过。
    一只黑不溜秋的东西蹭了蹭他的裤脚,抬头后黄绿色的猫眼直直地与苏沐秋的视线对上,浑身湿漉漉的玄猫看起来瘦不拉几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流浪猫模样。
    “跟着我进来的?”
    咖啡店的玻璃门质量挺实在的,苏沐秋自言自语了一句,想着这身衣服也该洗了,没管脏不脏,轻车熟路地抱起猫就上了二楼。
    一楼营业,二楼住宿,苏沐秋和妹妹的专属小屋虽然不大却也有着五脏俱全的精致。
    拿了个吸水的垫子放在门口拯救木地板,又把外面的车和车里的咖啡豆挪进车库,把门口『CLOSE』的牌子转成『OPEN』,再把围裙围好咖啡煮上,苏沐秋这才想起来店里还有个小动物。
    一回头,什么也没有了。
    走了吗?

    晚九点,叶修推开一家设计温馨的咖啡馆。
    店里的老板闻声抬起头来——他围着卡其色的围裙,深棕色的发丝下琥珀色的眸子仿佛也盈满了暖光,和店里的装饰一样温馨,透着一股令人眷恋的『家』的味道。
    “老板,”
    叶修笑弯了眼睛,与苏沐秋的视线对上,他浑身也是湿漉漉的,好像淋了一整天的雨,跟早晨九点偶遇的玄猫一样就这样闯进了一个人的生命。
    江南的雨不大却绵,六月份的季节一连几天见不着太阳,但是叶修却觉得自己看到了太阳。
    不好意思,阳光都不分给你们还要求给你们看太阳?这种沐秋哥自己捧着就好了,闲杂人等速速退散。
    “我觉得你这儿缺个店员,你看我怎么样,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生怕苏沐秋不答应,叶修急急地补上一句:“不要工资,只要三餐,我可以睡地板。”
    就此,叶修和玄猫成了苏沐秋『暮秋咖啡馆』的常客。

    已经一个月了,苏沐秋很快从最开始的矜持转变为了放飞自我。
    “叶修,去煮咖啡。”
    “……”
    “叶修!”
    苏沐秋站在空无一人的咖啡馆一楼,额头上青筋暴起,一只不锈钢勺子划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精准地砸在一个乱蓬蓬的黑鸟窝上。
    叶修吓得一抖,赶紧伸手摸摸头,确认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以后才从桌子下探出头来,眨巴着眼睛看起来十分无辜。
    “沐秋……我不是夜班吗……”
    “你说得好像咱们店晚上要开门一样!”
    少女们口中温文尔雅的苏沐秋风度尽失,叉着腰用究极武器不锈钢勺子把叶修从咖啡桌下赶出来,让他滚去二楼睡觉。
    叶修拖拖踏踏没骨头似地上了二楼,拐了个弯,在苏沐秋看不到的角落里抖了抖衣服,满脸的懒散瞬间消失不见。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漆黑的眸子却划过一缕灿金,只消一眨眼的功夫,一只玄猫就从二楼窗口跳了下去。
    一溜小跑跑到咖啡厅门口,叶修毫不在乎形象,伸出爪子扒拉了几下玻璃门,里面的苏沐秋听到响动,刚才面对叶修的怒气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四月明媚的阳光,去给叶修开门的脚步都轻快了起来。
    猫奴苏沐秋,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三餐都有鱼肉伺候,还可以享受店老板人肉靠枕。
    叶修围着他裤脚转了一圈就被抱了起来,黑色的毛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粗糙,反而是异常的顺滑柔软。只是乱糟糟的就像某个才睡醒的鸟窝头,苏沐秋以手代梳,动作轻柔地揉了猫头后又给叶修挠了挠脖子,听到几声满意的呼噜声,脸上又绽放出一个更大的笑容,欢天喜地地开始每天的撸猫工程。
    他家这只小黑猫毛尖上有点赤红,据经常来店里喝咖啡的王杰希介绍应该是玄猫,然而被强行科普了一大堆玄猫通灵封建迷信思想的苏沐秋只是想撸个猫而已。
    这点小愿望很快破碎了,清脆的铃声响起,清晨开门的咖啡馆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不仅仅是咖啡,苏沐秋做的甜点也是卖相奇好,味道甜而不腻,有时候是香浓的芝士蛋糕,有时候是清新微苦的抹茶蛋糕,或者配上酸甜可口的蔓越莓饼干,几块有着顺滑巧克力夹心的曲奇饼,各种各样的小甜点小零食都是苏沐秋的宝贝,他的生财之道。
    端着客人要的拿铁和黑森林蛋糕,苏沐秋举止优雅,微笑的弧度恰到好处。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
    背地里苏沐秋也不违法犯纪,只是要做回一个淳朴的打铁工,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与附魔武器相依为伴,完成着来自全国各地的订单。
    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苏沐秋替人打造武器时交接过程基本是全程保密的,反正拿钱以后才办事,鬼精鬼精的苏哥哥也没吃过什么亏。
    “喂,您好,这里是暮秋咖啡馆。”
    苏沐秋夹着电话收拾桌子,餐盘里还有些巧克力碎屑,一边在心里把浪费食物的人唾弃了一番,一边回应着电话里的事。
    叶修懒懒散散地趴在前台,咖啡馆外面艳阳高照,店里冷气十分充足,伏旱季节特地找咖啡馆蹭冷气的客人挺多,基本没什么空位置,但他黑漆漆的一团躲在柜台的阴影处,倒也不是那么显眼。
    叮铃——

    “你这家伙终于舍得来了?”
    看着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的叶修,苏沐秋瞟了一眼时间,上午九点睡到下午五点……
    “属猪的吗,知不知道养着你就要干活?”
    “冤枉啊苏大大,我属猫的。”
    叶修早晨那头黑毛已经给撸顺了,服服帖帖地在头顶上待着,只是他眼睛里还带了点水汽,就像真的是刚刚睡醒的一样。
    趴了大半天,骨头都酥了,确实也跟睡了一整天没什么两样。
    苏沐秋四下环顾,只看到吃了一半的自制鱼干零食和少了大半的羊奶,特地采购的进口猫粮一口没动,跟咖啡相似的颜色这个时候怎么看怎么可怜。
    就是猫没了,想要质问都找不着对象。
    叶修伸手想要去够那碟羊奶,被赶过来收拾残局的苏沐秋不轻不重地在手上敲了一下。
    “多大的人了,还要跟猫抢吃的?”
    始作俑者拿着红木的筷子在手上转了个圈,瞥到叶修似笑非笑的神情才想起这家伙是自己的店员,帮自己收拾主子的东西似乎很正常,面无表情地咳了一声,退后一步给他让出了位置。
    总是觉得那家伙刚才的表情就是想要吃……
    苏沐秋举着筷子沉思,目光漫无目的地瞎转悠,掠过叶修,停在了他收拾东西的手上,分明是一双男人的手,乍一看竟然看不出性别,手型修长,手指又长又细,骨节分明,配上宅男常年不见阳光的白皙肤色,愣是让苏沐秋目瞪口呆了十几秒,脑子里CUP高速运转,然后光荣宣布死机。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又看到收完东西回来的叶修笑得灿烂的嘲讽脸,苏沐秋迅速做鸵鸟状,把头往叶修肩膀上一栽,撞得叶修趔趄了一下,手上端的绿茶倒是稳稳的,没洒出来一滴。
    “苏大大莫不是看上我了?”
    得了,还在笑。
    苏沐秋从鸵鸟状恢复,一边嘀咕着“咖啡店喝什么茶啊”一边抬头看着面前这个笑得没脸没皮的人,却从他的黑眸里看到了自己。
    像猫一样——那些黑夜中的精灵瞳孔又大又圆,是极致深邃的黑,当它们与自己对视时漆黑的湖面总是清晰地倒映出自己的影子,就像在冥河里漂泊了几万万年的灵魂突然之间找到了归宿,内心的喧嚣瞬间就沉静了下来,于是在无边的暗世界中点亮一盏灯,在静谧的湖中央洗涤自身的心。
    叶修早就对苏沐秋经常望着自己发呆习以为常了,不管是猫形态还是人形态,这个工作上细心生活上随性的家伙都会静静地与他对视。
    哥这么多年的道行怎么可能是你区区一个凡人……好像现在也不算凡人了……算了……反正也看不出来。
    店里的电话适时地响起来,叶修不禁松了口气,在苏沐秋突然惊醒手忙脚乱找电话时十分大爷地坐在了木制的咖啡桌上,翘着二郎腿一脸看戏的样子。
    “嗯……好……是要——?”
    “……”
    “水里的那种呼吸器吗?”
    “……”
    “不是?客人您能否描述一下您要定制的产品?”
    “……”
    嘟嘟嘟——
    “我要出去采购一点材料,你在店里乖乖看店,如果翠花来了就帮我倒点新鲜羊奶拿点小鱼干,记得不要喂牛奶乳糖不耐受……还有啊我蒸了鲈鱼,你也记得到点儿了拿出来。”
    苏沐秋脱下围裙整理了一下衣服,一副马上就出门的样子,叶修不禁为这个人为了钱无所不为的性格咋舌——好吧其实他想鼓掌。利落地比了个OK的手势,叶修目送苏沐秋一个人踏出凉爽的咖啡店。
    迎着夕阳的青年也是这么美好啊——
    “等等——翠花是什么?”
    “那只黑猫!”苏沐秋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没有人告诉过你它是只公猫吗苏大大!”

TBC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