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伞修】《猫店头牌》02

你的好友『橘猫魏琛』已上线
你的好友『魔法少年苏沐秋』已上线
猫店头牌——一个正经的美食节目

《猫店头牌》02
    新鲜的鲈鱼被苏沐秋熟练地剖开肚子,清理完内脏和鱼鳃,切开鱼脊,固定在盘内。
    随后银亮的刀具在苏沐秋的手上转了几圈,鱼肉上便浅浅地打出入味的花,骨节分明的手指按摩过鱼身,涂抹上少许黄酒,加上葱姜蒜压腥,下锅,开火。
    苏沐秋出门后七八分钟,叶修闻味而动,掀开锅盖,小小地陶醉了一下后“啪”地打了个响指。
    咖啡馆二楼的煤气灶像个乖宝宝,应声而关。
    至于正牌开关——你听说过哪个妖怪会用开关的?大家风里来雨里去,能省事就省事。
    谨记苏沐秋走时的嘱咐,叶修没往上加蒸鱼鼓油,虽然他吃了不会掉毛,但是也不会情商低到辜负苏沐秋的一片好心。
    只可惜这个好心是特指对猫的,他这个夜班员工的早餐依然是红烧牛肉面。
   
    苏沐秋回到店里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手里大大小小的袋子被随意地堆在二楼最里面的一间房内。叶修曾经嘲笑过苏沐秋的实验室风水不好,在走廊尽头,招邪,奈何苏哥哥笑眯眯地把他往门口一推,开玩笑说着让他站岗。
    “好啊。”
    叶修眯着眼睛笑得狡黠,片刻后补充道。
    “那我能用你卧室里那台电脑了吧?”
    到最后,卧室这种私人领地叶修自然是没去成,但是当苏沐秋回到店里,叶修却没在,这就很反常了。
    想起某个基本是迷糊状态从来没清醒过的家伙,苏沐秋叫了几声都没人应,索性不管他,往楼上走去。
    然后踢到一个软趴趴的东西。
    “喵……”
    果然人不能脸黑,猫也不能。
    两盏黄绿色的灯笼在地板上点亮,苏沐秋这才反应过来是脚贱地踢到自家主子了。
    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幽怨,苏沐秋于心不忍,顺了两把柔顺黑亮的毛,急忙控制住自己想要继续撸猫的想法,把猫往餐桌边一塞,分了几块鱼丢进猫盘子里,一手把盘子推给叶修,一手给鱼加上调料淋上热油,把冒着鲜香气的鱼扒拉到自己面前。
    叶修低头吃了两口鱼,白色的鱼肉微微冒着热气,底下还有少许乳白色的鱼汤,一口下去,鱼肉细嫩爽滑,腥味被苏沐秋烹饪的技法压到最低,却又因为叶修那份没加盐有些外露,对猫科动物的吸引力完完全全放到最大。
    窗子被挤开了一条缝,一只完全不以大橘为重的橘猫挤了进来,冲苏沐秋喵地卖了个萌,窜到叶修身边开始狼吞虎咽。
    叶修一愣,装出一副老神在的样子,眼神飘啊飘,不动如山。
    苏沐秋一看这还得了,自己亲自下厨折腾出的清蒸鲈鱼,自家主子还没吃几口,反倒是让外面的野猫吃了去,夺过盘子哐当一声砸在叶修面前。
    橘猫魏琛目瞪口呆。
    “草,你个心脏,故意不跟我抢是等着喂我吃狗粮?!”
    “彼此彼此,也不知道哪个几千年的大妖怪进来还要先卖个萌。”
    魏琛胡子一扯,爪子就抬了起来。
    苏沐秋眼角一抽,筷子头已经打上去了。
    快准狠,五位一体,四个全面,“啪”地一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真是让猫忍不住拍手称快,拍案叫绝。
  ——哥当年端羊奶受过的苦,你今个也得给我受一遍。
    “靠……”
    蔫儿了吧唧的魏琛坐在叶修旁边,用眼神把优雅吃鱼的玄猫千刀万剐了十几遍以后才开口,背后的黑气都已经具象化出来缠绕上文字泡了。
    “你家那个小祖宗的档案我给你查了,自己烧出来看。”
    苏沐秋看到对面喵喵喵的自家主子突然神色一凛,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大事,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橘猫已经偷吃完了鱼,待到苏沐秋反应过来,已经是溜之大吉了。
   
    解决完了晚饭,咖啡馆一反常态早早地关了门,苏沐秋躲进了实验室里,叶修这才抽空变成人形态,在属于自己的客房里锁上门。
  有点刺激,就像是小时候躲开父亲偷偷玩游戏,估摸着时间差不多还要给电脑降降温,消除证据。
    魏琛坐在窗外一脸求八卦,叶修看也没看,唰地拉上窗帘。
    橘猫炸毛,喵呜喵呜地对着玻璃窗就是两爪子。
    “暂时委屈你啦老魏,沐秋不喜欢在家里看到别的猫毛。”
    修长的手上缠绕上金色的火焰,叶修漆黑的眸子突然转变成灿烂的金色,内里好似有深沉的暗金色熔岩流淌过。
  片刻后,火焰里渐渐参杂了一层红,红色的部分像纸灰一样剥落下来,金焰散去,那张说不清什么材质的纸就轻轻巧巧地落在了叶修的手上。
    苏沐秋,男,28岁,单身,性向成迷,特长是腿特长。
    这都什么跟什么……怎么不写那话儿特长。
    叶修抽了抽嘴角,继续往下看去。
    二十年前和六岁的妹妹苏沐橙逃离火灾,父母双亡。
  魏琛的笔记歪歪扭扭地把『猫』给划掉,而下一行——
    十年前为了救出妹妹死于火灾。火灾共计造成三人一猫死亡。
    纸被猛地攥紧,金焰一瞬间爆发出来又归于无形,最后手里的东西化成一团灿烂的火焰,迅速消逝。
  倒是叶修金色的眸子里深沉的暗金色瞳孔倒竖成一条细线,好一会儿才恢复成波澜不惊的黑眸。
    橘猫打开了窗户,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叶修的视野里,长尾巴扫来扫去,虽然整只猫都散发出一股猥琐的气息,但是还是很贴心地给叶修留足了时间去消化。
    “十年前就知道的事现在还激动成这样。”
    不知道魏琛的这句话是嘲讽还是安慰,叶修很久没出声儿,屋子里静悄悄的,能听到窗外烈日下知了似乎垂死的惨叫声,阳光炙烤的吱吱声,还有隔了两扇门,苏沐秋工作时的自言自语和机器运作的声音。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才调整回微勾着唇角的自信笑容。
    “也就只有他了。”
    “噫——”
    魏琛用爪子抓住自己蓬松的大尾巴挡在眼前,喵得声嘶力竭。
    “我觉得明天的头条一定是‘震惊!叶不羞残忍喂可爱猫咪吃狗粮!’”
    “你没去UC震惊部上班还真是可惜了。”
    叶修变回本体,跟着魏琛灵活地跳上窗台。两只猫一前一后从窗缝里挤了出去,沿着猫咪们穿梭在城市中的小路,去探索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
   
    客人的要求很奇怪,但是苏沐秋本来就是个奇怪的存在。
    很久以前苏沐秋做过几个呼吸器,有科技含量高一点的,精细地绘上褐色的暗纹——带有土属性的灵力,土克水,暗藏于内部,极大地延长水肺的使用时限,供科学家们考察使用。
    也有很低级的,适用于小朋友们出去游山玩水使用的,这种玩意儿找他来做是大材小用,不过倒是沐橙出国旅游去潜水的好伴侣。
    不知道跟楚云秀戴妍琦出去旅游的妹妹多久回来,看到这只这么像当年养了三年的『君莫笑』,会不会也会感慨一番。
    当年那只猫就快要成年了,十年过去,也不知道长成什么样了。
    收回发散的思绪,苏沐秋集中注意力于眼前的东西。
    呼吸器,不适用于水中,在陆地上使用,倒不如说是防毒面具更好一些。
    要隔烟尘,烟尘属土,用风。
    灵力汇聚于指尖,是灿烂的金色揉进了点点温暖的橙色,苏沐秋隔空画出几道还算简单的符文,已经打磨制作完成的呼吸器内部金光隐现,瞬间又内敛回原本材料的黑色,留下淡淡的青色纹路。
    想想自己在唯物主义的教导下居然成了一个魔法少年!时至今日苏先生回忆起那神奇的一幕依然不敢相信,犹觉庄周梦蝶,南柯一梦。
    十年前一觉醒来不仅睡在了马路边,还掌握了可以通体放金光当灯泡用的技能,谁爱信谁信去吧!
    三天后,苏沐秋接受了现实。
    三分钟后,苏沐秋画完了符文。
    客人的委托完成了,苏沐秋也松了口气,想着哗哗跳进银行卡的银子,心头怎么想怎么惬意。
    不如再做个几年就去西湖边买套别墅,让叶修看店,养一只黑猫,每天过上拿着保温杯泡枸杞撸猫的生活。
    但是仔细想想吧,又觉得猫活得太短了,就跟『君莫笑』出现在生命里的时间一样,他的人生还有有无数个三年,『君莫笑』跟着他过了三年,又丢了三个三年,还不知道未来在它有限的几个三年里会不会找到他。
    一个月前,他以为『君莫笑』回来了,但是毛尖上的赤色又让他清晰地意识到,他的『君莫笑』还是失联状态。
    离家出走的坏孩子,总有一天会被苏哥哥抓回来打屁屁的。
   
    TBC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