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伞修】《猫店头牌》03

你的好友『兽耳系叶修』已上线
猫店头牌——一个正经的猫片
老叶老魏定妆照戳猫店头牌tag

《猫店头牌》03
    一般来说,夏天的阵雨来得痛快去得也痛快,午后两点,天空迅速阴沉下来,几滴先行的水珠打响了前奏,不过是眨眼间,门外就已经变成了雨帘。
    七月份的杭州按理来说不该有雨,副热带高压气势汹汹,整个长江中下游都得是铁板上的牛排,配合着洋葱刺鼻却诱人的气息,还有暮秋咖啡馆的咖啡香气,散发出属于苏沐秋的独特夏日味道。
    下雨天的叶修比往常还没精神,得知苏沐秋今天要出门送货,他小睡了片刻,极其不情愿地以某种苏沐秋完全看不懂的、没有骨头的走路姿势,从二楼挪到了柜台前。
    不知道是下雨导致叶修无精打采、或者是他本来就没睡好,看着那一坨黑色的不明物体,苏沐秋在人文主义关怀和资本主义本能中小小地纠结了瞬间,最后还是败在了叶修的不靠谱下,勒令他关门去二楼补觉。
    “我回来要看到晚饭,不要红烧牛肉面。”
    无良老板宣布。
    最后检查了一遍装备,客人要的呼吸器,咖啡馆的钥匙,还有自制的自卫武器——一把变形灵能枪,苏沐秋这才锁好咖啡馆的门,把精致的『OPEN』木牌翻转成『CLOSE』。
    “喵。”
    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出来的玄猫也是蔫嗒嗒的,地面都是污水,他小心地抬起脚选择落地的地方,走了几步后索性不动了,隔着一条臭水沟和苏沐秋上演牛郎织女的经典情节。
    就好像苏沐秋第一次遇到『君莫笑』一样,小家伙坐在雨中,乱蓬蓬的黑毛湿透了,黏糊糊地贴在身上,水珠顺着毛发往下流淌,勾勒出消瘦的线条。
    他顶着个飞机耳,浑身紧绷,就这样呆呆地坐在人行道旁,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就像一张摄影师拍出来的名为“孤独”的照片,虽然在这里,却好像只是一个幻影,与世界格格不入。
    似乎每一次在户外和猫相遇都是在雨中。
    像曾经对待『君莫笑』一样,苏沐秋迈开长腿跨过水沟,歪头把伞卡在颈窝处,遮住后背装货的包以后,他迅速甩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什么闲杂人等路过,伸手把玄猫往怀里一带。
    手上蕴含着金色灵力的暖风瞬间游走在周身,叶修条件反射地闭上眼扭开头去,雨水被适宜的温度给蒸发掉,玄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燥起来,水分子从毛发间驱逐出境,很快蓬松成一大团黑色的毛球。
    就好像一瞬间变成了一个两百斤的喵喵。
    “……”
    叶修目瞪口呆。
    “噗、哈哈哈哈……”
    反倒又是那副飞机耳震惊的表情逗笑了苏沐秋,青年把手伸进柔软的猫毛中,使劲儿压了压。猫毛润泽黑亮,骨节分明带着薄茧的手抚上去,却仅仅只是一小块塌了下去,静电张牙舞爪地显示它的存在感,被顺过的地方又再次顽强地立了起来。
    苏沐秋残暴地压着喵喵惨叫的叶修狠狠顺了好几把,也没管有用没用,笑眯眯地把身心饱受摧残的叶修抱在怀里,上了驾驶。
    把叶毛球放在副驾驶,苏沐秋动作娴熟地挂挡,顶着叶修鄙夷的目光打开了……导航。
    “……”
    张嘴想解释位置真的太偏僻的苏沐秋字都滚到舌头边了,绕了一圈又悻悻咽了回去。
    为什么会突然想跟猫解释……?
   
    “翠花啊,你说我们找的路真的对吗……”
    一座山的山脚下,苏沐秋停下车,拿着手机导航和SUV自带的导航比对了半天,确认了路线的正确,扭头去撸自家玄猫。
   叶修一听这称呼,发挥猫自带的液体属性,立刻扒紧了车门,四只爪子齐上阵,飞速逃离苏沐秋的魔爪,从座位和车门之间的狭小缝隙之间挤到了后排去。
    “……”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苏沐秋就是知道被主子嫌弃是因为称呼问题。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物种都不同,但是玄猫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他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就好像他们曾经朝夕相处过,或者并肩在同一片沙场上,背靠着背,每天记着数比较手里的头颅数。
     然后输了的人就得满足获胜者一个愿望。
    这仿佛是一种无法解释的、尘封了许久的记忆,上辈子的过往穿过神秘的四维空间,投射到现在的苏沐秋身上。
    或许是曾经的自己也与这副躯体里的灵魂擦出过精彩的火花,共同书写过璀璨的人生。
    怎么有点被自己感动了……
    苏沐秋摩挲了一下下巴,给叶修解释。
     “你知道咱们苏家最出名的是什么吗?不是苏秦苏武,也不是苏轼苏辙,更不是苏州园林和苏州小吃——”
    “——是苏翠花,延续了几千年的充满了乡土气息的苏翠花啊!”
    “呵。”
    苏沐秋总觉得他隐隐约约听到一声嘲讽的轻笑,但是车窗外是大雨倾盆,GPS的机械女声也一刻不停地在重复什么,他不好确定是不是听错了。
    “好不容易想个名字还被你嫌弃。”
    苏沐秋干脆利落地甩上车门,想了想,把挤到后排的叶修留在了车内。
    外面雨下得真的太大了,厚厚的一层水帘子,这样的天气带着宠物出门,不是脑子有坑就是没有脑子。
    有脑子的苏沐秋忍不住在脑内给自己的机智鼓了个掌,虽然他把猫留在车内的首要原因是想让他看车。
    古有看门狗今有看车猫,苏沐秋对于玄猫能把车给看好这一点没有丝毫怀疑。
    也不知道叶修知道苏沐秋又犯小财迷性子以后会作何感想。

    客人选定的位置在地图上显示成一个小光标,看地名似乎是个什么村子,SUV虽然有些许的越野性能,但是毕竟这种山区,只要不是四驱的大家伙,跑起来始终是有些吃力的。
    再说,他也不想再让这个下雨天就无精打采的家伙跟着自己奔波。
    真的、真的、真的不是舍不得自己的爱车跑这种烂泥路。
    一个多月的相处,不知不觉间,苏沐秋就没再把玄猫仅仅是当成一只宠物,更多的则是家庭的一份子。
    给自己找了无数个独自上路的理由,苏沐秋舍弃了不方便穿梭树林的雨伞,从后备箱里翻出一次性雨衣,穿戴完毕后一头扎进了山林里。
    在后驾的叶修抬起头来,黄绿色的虹膜已经完全被灿金填满,透过层层遮掩的雨幕,看向山的最高处。
    几分钟后,他停止了徒劳的眺望,猫耳一抖,玄猫消失不见,身着黑衬衫黑长裤的叶修以一个极度扭曲的姿势出现在后座。
    猫形态什么姿势变成人也是什么姿势,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这个设定。
    叶修反应了几秒,然后猛地按住头顶上的一对猫耳。
  一对通体黑色、毛还处于炸起来状态的、猫耳。
    “真是讨厌水……要不是为了让沐秋回想起第一次见面……谁愿意一天淋两次啊……”
    松开手,毛茸茸的猫耳依然立在黑发中,黑发却也不是以往那么柔顺,炸毛的猫耳似乎也不是那么显眼了……才怪。
    叶修身后的尾巴无奈地甩了甩,大概是因为蓬松了起来,看起来整个大了一圈,甩起来就像个小号的狐狸,在谋划些见不得人的阴谋诡计。
    “真是麻烦啊……”
    问题的出现就是为了解决,叶修从来不是只坐以待毙的猫,在充分展现了人形态腰肢的柔韧度以后,他成功从后座翻到后备箱,找到了另一套一次性雨衣。
    夏天的衣服什么都遮不住,希望雨衣能挡一挡吧。
    耳朵可以解释是什么COS,但是裤子里露出来的尾巴是什么情趣play?!盘在腰上这种馊主意尾巴骨可是会被折断的。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并不愿意让苏沐秋知道自己是只猫妖。
    可能是因为他所代表的族群对苏沐秋整个人生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吧——黑暗里的那些血腥的嘶吼,压抑的喘息,暴躁的响动,在妖怪的囚笼里,化猫拖着沉重的灵力镣铐,沿着铁牢漫无目的地转圈,有些甚至都不能走动,拖着长长的血痕,无止境地在深渊中咆哮,发出刺耳的哀鸣。
    或许他最后也会被人类骗去心脏,成为化猫,锁住全部的灵力,丢进无边的绝望之中,被那些气息同化,加入到坠入黑暗的妖怪部队之中去。
    猫有九命,待他从地狱的这一端行至那一端,灵魂经过岩浆的炙烤、寒霜的切割以后,那口生血才会吐出来,从此三魂七魄动摇,尘归尘,土归土。
    但是现在,他叶修就是叶修,妖界被冠以斗神之称的叶家大少爷,才不会……
    ……才不会因为身体里缺了点东西再加上下雨就露出本体特征。
    猫耳朵抖了抖,叶修推开车门,向着苏沐秋离开的方向快步追去。
    上一次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这一次他要未雨绸缪。
   
    
    TBC
你们都在过元旦,我明天还要考试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