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伞修】《心长焰短》HE

《心长焰短》
伞修only
短篇,专注甜甜甜,HE
第一段时间设定在叶修离家出走遇到苏沐秋后的生日
第二段是退役以后,十多年老夫老夫模式
私设bug多如山,文不对题

    金光闪闪的球状物被苏沐秋从不知道哪个次元的神奇口袋里掏出来,少年的手白皙修长又带着点生活磨砺出来的薄茧,衬得那颗高贵的金色的球球反有些庸俗。
    叶修的十几年少爷生活里也不缺这个,牛奶巧克力夹香脆的果仁,香甜的软巧克力裹着酥脆的威化,中心还有一颗完整的榛子。
    太熟悉了,实在是太熟悉,熟悉得换个时间地点人物他都不觉得奇怪,但是恰恰是从苏沐秋手里拿出来,让他觉得十分困惑。
    『苏沐秋……?』
    叶修的表情古怪,他以一种看周泽楷滔滔不绝、黄少天沉默寡言的眼神盯着苏沐秋,虽然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周泽楷和黄少天是谁,但这并不妨碍他看这个慷慨大方的苏沐秋。
    长命百岁『划掉』慷慨大方苏沐秋。
    苏沐秋,性别男,比叶修大个半年,早年带着妹妹混迹在网吧图一口饭吃,后与叶修在网吧一见如故二见倾心三见定终身,眉来眼去之间订下了小精灵契约,带着叶修一起挣扎在温饱线上,并且法律意识淡薄,丝毫不去找有关部门申请低保。
    以上,『图一口饭吃』后面的全部划掉。
    叶修,脑补是病,得治。
    但是叶修不吭声,他不说他有卡,卡里有几千,可以让他们过一段时间的好日子。他也不说他喜欢苏沐秋,喜欢看他设计银武时洋溢在眉眼间满满的自信,喜欢看他暴露奸商本质跟人讨价还价时的小抠门,喜欢看他,不管是什么时候,仅仅是喜欢看他。
    都是借口,也没那么多原因看他,也不是喜欢看他,而是喜欢他。
    好喜欢好喜欢,喜欢到跟着人回了家,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睡在一张床上,每天睁眼就是彼此的面容。
    就好像就这样就能把一辈子都交出去,一点点小小的触碰都能够满足好久,让那颗装不下其他人的心脏欢欣鼓舞。
    但是叶修不吭声。
    叶修不吭声,苏沐秋自然是不敢问。他能感觉到叶修的视线,有时候是打本的间隙,有时候又出现在他一个转身后,带着点试探,带着点不知所措的小心翼翼,温柔地去触碰他。
    苏沐秋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献宝似地把手里的东西抬了抬。
    『不喜欢吗?给你买的。』
    费列罗,金光闪闪的巧克力,在最高的那层货架上被贴上昂贵的标签。
    奢侈品。
    不是一个每天省吃俭用的家能买得起的奢侈品。
    叶修给这个昂贵的小玩意儿下了定义,他看着这颗巧克力,又瞟向苏沐秋的笑脸。
    『苏大大你脑子被门夹了吗?』
    嘴上说着不饶人的话,手还是很遵从内心地接过巧克力。
    苏沐秋没祝他生日快乐,因为他一叶之秋的信箱里已经有了一句生日快乐,赠品是一支却邪。
    乌黑的战矛,仿佛带血的矛尖,锐利得像要刺破屏幕,却又有着苏沐秋那一份独特的代表着守护的温柔内敛。
    叶修没问为什么送他巧克力,也没有谢谢苏沐秋,他们就是有着这样一份令人羡慕甚至妒忌的默契,在时光的酿造下越发醇厚。
    当然,后来叶修给苏沐秋打了整整一周的材料,这个毕竟是后话。
    既然是生日礼物,叶修自然是不会推辞。
    就算苏沐秋把自己送过来估计也不会推辞吧,只要是苏沐秋,好像他就没法拒绝。
    牛奶巧克力夹香脆的果仁,香甜的软巧克力裹着酥脆的威化,中心还有一颗完整的榛子,丰富的口感,还有丰盛的视觉效果。
    视野里满满当当的都是苏沐秋,颤抖的睫毛,还有可疑的红晕。
    他记得刚刚听到的是——
    『斗神大大,我也没吃过,给我吃一点呗。』
    腆着脸的神枪大大初次撩汉,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到处写满了的不知所措,偏偏又想求个结果。
    十几岁的少年郎,无非就是一句我好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苏沐秋不是个直白的人,他的情是婉转的、细水长流的,却又是点点滴滴的,越是靠近,越是让人感受到致命的、被温存在生命里最平凡的小事中的那些宠溺。
    唇舌厮磨,背景音是游戏的厮杀声,还有魏琛抢到了BOSS的得意笑声,就这么融化在甜香的空气中。
    『好吃吗?』
    苏沐秋的额头抵着叶修的,他比叶修高一点,这个角度正好看到精致的锁骨。少年的身体是完美的,一个同是男性的躯体,他苏沐秋竟然觉得除了精致再也想不出什么别的形容词。
    他不经意间就去假设,十年后的叶修,二十年后的叶修,贯穿他随后整个生命线的叶修——那会是什么样的?
    意气风发的、桀骜不驯的?或者整个人都沉淀下来,有一种带了点懒惰的淡漠,下垂的眼角无情胜多情。
    『……』
    叶修别过头去没看他,有点粉扑扑的颜色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耳根,然后越来越红。
    他口腔里满满的都是巧克力的味道——或者说苏沐秋的味道。
    不反感,甚至可以说是喜欢极了,身体里的那颗心脏在疯狂地跳动,在呐喊。
    这就是我喜欢的苏沐秋啊,无法被拒绝的喜欢,也无法拒绝的被喜欢。
    屏幕前的两个身影又重叠在一起。

   
    『苏大大,想要什么?』
    电器商场抽奖,累计金额到达后就可以和抽奖软件一决雌雄。小两口退役后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干脆还是留在了兴欣。
    只是热血与梦想留在了兴欣,人还是不能跟着那群小队员一起住的,叶修从自己银行卡里划了笔钱出去,首付都给了,这才慢悠悠地告诉了苏沐秋。
    叶修随性惯了,怎么住都OK,但是苏沐秋喜欢采光好一点的屋子,也不愿意他家这口子去兴欣路程太远,附近不能没有十分钟到不了的外卖,也不能没有能跑步的地方——这么一定下来,那房子价格肯定好看,叶修也就索性没去通知苏沐秋。
    知道消息后的苏沐秋痛定思痛,决定好好振振夫纲,鼠标一撂,逮着那只有着全联盟最完美爪子的叶修就冲向了电器城。
    刷刷刷定了冰箱电视空调和电脑,又特地选了带烘干功能的洗衣机,等到苏沐秋刷卡结账时,收银小姐笑眯眯地告诉了他们这个抽奖活动。
    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四等奖和安慰奖,苏沐秋眯着眼看着大屏幕上的字变来变去,又把目光投向堆放奖品的货架。
    一等奖是微波炉,二等奖是珊瑚绒毛毯,三等奖是浴巾,四等奖是拖鞋,安慰奖是水杯和毛巾二选一。
    叶修墨色的眸子倒映着苏沐秋认真考虑的样子,握着抽奖用的鼠标,漫不经心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叼上,却没有点燃。
    三次抽奖机会……
    苏沐秋沉吟。
    叶修怕冷,那一大团白白的毛毯看起来还挺不错,又柔软又保暖,可以把叶修整个地裹起来。
    『阿修,二等。』
    叶修嘴角勾起自信的笑容……这种用鼠标单击屏幕然后抽奖的方式真是……令人想作弊。
    退役职业选手利用职业之便抽奖,好像也不算作弊,毕竟是自己的实力嘛。
    斗神从不会从荣耀里远去,所以也注定了叶修所在的地方就算是个电子抽奖也充满了杀气。
    苏沐秋乐颠颠地抱了一床珊瑚绒毛毯,从一团白色里探出头来,对着叶修眨了眨眼睛。
    『…修大大,还要三等奖!』他刻意隐去那个叶字,避免公众人物带来的麻烦,兴高采烈地指挥叶修给他抽奖,就像当初指使叶修给他打材料一样。
    几秒钟后,苏沐秋手里又多了一条浴巾。
    这条浴巾是给阿修用的。
    时刻为自己谋福利的苏沐秋舔舔唇,余光瞥见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一脸见了鬼的样子,心头有点小小的得意。
    看,我的叶修,多棒。
    叶修没等苏沐秋的下一个指示,用掉了最后一次机会。
    红色的底版,金色的大字,是有些老土的喜庆。
    虽然番茄鸡蛋配色的『特等奖』丑,但是架不住叶修笑得好看,苏沐秋已经数不清多少次被这个充满自信的笑砸的晕头转向,直到工作人员递给他一大盒闪着金光的东西。
    他觉得自己好像被砸得更晕了,就这样提着东西晕晕乎乎地被叶修拉回了家。
    99颗的费列罗,盒子大,装得却不仅仅是那些金灿灿的巧克力,叶修剥开一个咬了一口,把剩下的塞进苏沐秋的嘴里。
    牛奶巧克力夹香脆的果仁,香甜的软巧克力裹着酥脆的威化,中心还有一颗被叶修咬去一半的榛子。
    『我眼光不错,好吃。』
    苏沐秋抓住叶修投喂的手,顺势舔了舔他的指尖,被叶修一巴掌拍在脸上,笑意不减。
    『你眼光当然是好。』叶修很狡黠地笑了笑,巧克力的甜香气息还在空气中弥漫,苏沐秋读懂了他的自夸,也不反驳。
    『你知道吗,巧克力里有多巴胺,』他吻上叶修带着巧克力气息的唇,慢慢地把那个藏了十多年的秘密告诉他的爱人。
    『多巴胺会让人觉得好像恋爱一样。』
    就算是再信任,再默契,再相信我喜欢着你的同时你也喜欢着我,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前却总还是想着多上一层保险,即使这层裹满了巧克力的保险没多少用。
    『那苏大大——』
    叶修压低了声音,烟嗓听起来性感又有磁性,他像只狐狸一样摇着尾巴笑得十分得意。
    『你介意品尝一下我吗?』
   
   
    刹车。
    END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