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伞修】《怎么办我的衣柜里长秋木苏了》01-04

《怎么办我的衣柜里长秋木苏了》
关于自己挖坑出来的一些小片段,前文戳tag
01.关于胃病
    在苏沐秋的印象里,十五岁到十八岁的叶修什么毛病都没有,荣耀能打,饭也能吃,而且给啥吃啥,不管是糊了的练手作品还是最基础的蛋炒饭,都能一边刨一边吹苏沐秋,一点都不挑食。
    一般这个时候苏沐秋才会满意地放下锅铲,让叶修吃个放心饭。
    谁曾想这只二十五的叶修竟然浑身都是毛病,他不过是玩了几个小时的荣耀适应了一下君莫笑,那只开完会回办公室的叶修就从摊在椅子上变成了缩在椅子里。
    二十岁的苏沐秋梗着脖子不理人,也不知道在气什么。
    气叶修的不告而别,或者是气叶修看到他的无动于衷?
    叶修手摁在腹部,觉得有一种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沐……』
    苏沐秋抬起头来看他,琥珀色的眸子里叶修清晰地看到了自己,他缓缓挑起一边的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木苏。』
    苏沐秋又把注意力转移回屏幕,里面的君莫笑英姿煞爽。荣耀的物理引擎十分真实,有风吹过,角色脖子上的那条红色围巾就随风翻飞,颇有武林高手的风范。
    『……沐……』
    叶修又叫了他一声,这一次他只发清了最中间的一个沐字,木沐同音,苏沐秋也分不清他究竟在叫谁。
    不过反正这个屋子里也只有他。
    站起身来,苏沐秋迈开长腿,办公室的门啪地一声关上。
    里面隐约传来叶修带着笑意的声音。
    『粥要热的。』

02.关于君莫笑
    『为什么君莫笑是满级,还有满身银装?』
    苏沐秋双手撑在桌子上架势十足,对面的叶总裁小口小口地喝着小米粥,神色被些许雾气遮掩了大半。
    看不清,却又朦朦胧胧觉得他在笑。
    『你忘了我也玩荣耀吗,木苏大大。』
    『那这种亲儿子待遇也应该是一叶之秋才能享受吧!』
    年轻的苏沐秋咬着牙,从叶修手里抢过勺子,用食物威胁他。
    『不告诉我就不准吃了!』
    然后他就瞪大了眼睛。
    叶修把小米粥往桌上一丢,自个儿捂着肚子又缩回了那张巨大的椅子,摆出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姿态。
    苏沐秋额头上冒出一个井号。
    两个。
    三个……
    终于,勺子被满怒的苏沐秋塞了回去,叶修这才笑眯眯地继续抱着粥,像只狡猾的狐狸一样摇着尾巴喝粥。
    苏沐秋冷哼一声,冷静地拉开抽屉,把君莫笑仔仔细细地放回原位。
    『因为一叶之秋没了。』
    他好像听到服输了的家伙在解释,只是声音有点颤抖,可惜表面上还是那副精英样子,伪装得滴水不漏。
    『一叶你也舍得卖?』
    苏沐秋装傻。
    『他是跟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人离开了。』
    苏丶久别重逢的故人丶沐秋一愣,扯了张纸毫不客气地拍在叶修脸上。
    『吃脸上了,你怎么吃的?』
    欲盖弥彰。
    叶修压着笑声,假装没看到苏沐秋红透了的脸。
    好像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呢叶修大大。

03.关于自己看到自己的墓碑
    『我居然有钱埋在这里……』
    地势高,排水好,有阳光,墓碑干净,前面还有没断过的香烛。
    苏沐秋看着墓碑照片上那张脸,十八岁的少年笑得灿烂,跟现在二十岁的苏沐秋并无太大差别。
    他试着咧开嘴笑得灿烂一点,就像一直留在叶修印象中的那样,但是嘴角的弧度还没扬起就垮了下去。
    『不准抽烟!』
    叶修偏头躲开苏沐秋的攻势,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把那两只不安分的爪子交叠在一起放在手心。
    『诶——我只听沐秋的。』
    你秋木苏还没这个资格管我。
    苏沐秋只觉得额头上的井字已经堆不下了,恨不得化愤怒为力量。他手一翻把叶修的两只手都给攥手心里,就当是把这只点满了作死天赋点的叶修制服了。
    『你明明知道我是谁!』
    叶修的手很软,显然是当了总裁也没忘记时常保养,握在手里带着点凉意很是舒服。苏沐秋握了半晌没舍得放开,就这么拉着叶修往南山公墓外走去。
    『别去看了。』
    反正我都回来了。
    叶修乐得跟着苏沐秋走,因为苏沐秋注定是要回去的,现在能享受一刻是一刻。
   

04.关于同床共枕
    回到叶修的独栋别墅,穷了二十年的苏沐秋就想面无表情地痛斥腐朽的阶级敌人。
    被有钱的叶氏总裁包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嘉世的季后赛可能缺了个主力。
    嘉世对苏沐秋是什么,苏沐秋自己可能都说不出来,不过是短短两年,他就觉得嘉世好像变了。
    看到了苏沐秋身上的商业价值,陶轩已经在对苏沐橙旁侧敲击,希望这样的摇钱树能一次来俩。
    第一年叶修的祭日,苏沐秋还记得是同妹妹、吴雪峰、陶轩和嘉世其他队友一同去祭拜的,下着雨的清明节,他们这一团安安静静,只有苏沐秋干净的嗓音平静地叙述了这一年的好事。
    报喜不报忧,这是苏沐秋面对离去的叶修的一种选择。
    第二年清明,他接到的是陶轩给他的行程安排,从上到下,清一色的广告拍摄。
    他把单子撕掉,独自一个人去了叶修的墓前,在那儿坐了一个晚上。
    然后一转身看到的就是安静的叶修。
    思念了这么久的梦中情人一转身就能看到,不知道算不算是人生赢家。
    叶修把他留在主卧睡的原因简单得过分,这栋别墅根本没有客房这种东西——苏沐橙不会在叶修家过夜,叶修在脱离了荣耀以后接触的是如战场一般的商场,那儿也没有能让他深交到掏心掏肺的朋友。
    没有宿敌大漠孤烟,也没有队友气冲水云。
    呼吸之间,有些柔软的气流洒在苏沐秋胸膛,借着从不关机的电脑微弱的亮光,苏沐秋能够隐约看到叶修紧皱的眉头。
    大总裁也是有心事的嘛——
    他忍不住伸出手,抚上叶修的眉头。
    第一眼看过去,叶修或许不如苏沐秋那般带着一股子阳光气,他或许没有那种令人惊艳的帅气,但是再看第二眼就会发现身上那一种迷人的带着点散漫的特殊气质,第三眼就很再难挪开眼了,会发现叶修真的很耐看,有一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傲气,令某人十分有征服欲。
    有征服欲的苏沐秋压下心头想抱抱叶修的冲动继续暗中观察,睡着的叶修比白天气场更弱一些,整个一人畜无害的小青年。
    睫毛颤了颤,苏沐秋撞进一汪深潭之中。
    『嗯?』
    还没睡醒的嗓音低沉沙哑,带了点成熟男人的风味。叶修眯着眼看苏沐秋,眼角带着点水光。
    『在想嘉世?』
    没有。
    苏沐秋在心底回答。
    这几天因为跟叶修各种单方面的赌气、冷战,苏沐秋炸毛的次数已经够多了,现在是半夜三点,他感觉随着太阳远去他身上的热度也少了许多。
    久别重逢的故人。
    你看,没有你他也能生存下去,而且还活得很好。
    你看,你回来了他也没什么表现,你说自己是秋木苏他就陪你演了下去。
    这个眉眼弯弯的男人已经不是现在的苏沐秋能看得懂的了——他足够强大、沉稳、有城府,是商界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叶家大少。
    他已经不是那个小小的出租屋里和你一起打副本的一叶之秋了,不会再为一口饭吃通宵刷材料打单子,因为你的一句话追着索克萨尔打就为了一件橙字装备。
    他不是一叶之秋了。
    这才是苏沐秋别扭那么久的原因。
    现在的叶修太强大,因为强大而陌生,把情绪收得滴水不漏的叶修不是他所熟悉的一叶之秋。
    他说他是秋木苏,想找回的是一叶之秋,而不是叶家总裁。
    『没有。』
    苏沐秋否认,转过了身,背对着叶修,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睡吧,明天你还要上班。』
    白痴……
    苏沐秋攥紧拳头,牙关紧紧地咬着。
    为什么自己会喜欢这样一个白痴啊?为什么不管是十八岁初代版本的叶修还是二十五岁修罗版本的叶修他都喜欢啊?
   

TBC   
有想看的梗可以评论留言关键词。感谢每一个给我点心点手的小可爱,下一次可能发车,但是我并不知道怎么发出来不会被屏蔽……
在想要不要发图或者是做链接,但是手机党两个都很困难……

评论(1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