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伞修】《怎么办我的衣柜里长秋木苏了》06-07

《怎么办我的衣柜里长秋木苏了》
06.第一种爱你的方法是购物
注:时间是苏沐秋穿过去当天晚上
    叶总裁身边多了个人——这或许还不会引起什么轩然大波。人总裁看别人看得顺眼带在身边,不管是有个助手还是美人养眼,于情于理也是说得过去的。
    但是叶总裁身边多了个人!
    叶总裁身边多了个男人!
    还是个穿着运动服阳光帅气的小伙子!
    这个问题就很大了。
    会议上听着底下的人议论纷纷,叶修有些不适地揉了揉太阳穴,咳了一声。
    声音不大,但效果很好,整个会议室都安静了下来,叶修翻了翻桌上的报告,食指中指并拢后反扣了两下桌子,示意下不为例,于是一群人正襟危坐,认真开会,只是偶尔会有探寻的目光在叶修周身游走。
    会议室的隔音不错,但门外却不时有惊呼声传来,间或夹杂着一些『再来一把虐死这个霸图的』、『兄弟你这水平打职业绰绰有余啊』之类的调侃,在突然静下来的会议室里格外清晰。
    叶修扶额,只觉得这个从衣柜里冒出来的苏沐秋真会给自己找麻烦。
    下面有些窃窃私语,他又咳了两声,开始心不在焉地分析上周的业绩。
    会议在各种奇妙的打岔下简直是漫长得没边,叶修简直不想多待一秒下去,投影幕布还没收好就已经窜了出来,他办公室的门大开,一大群人闹哄哄地围在一起看苏沐秋打荣耀。
    二十岁的苏沐秋反应、手速皆是顶尖,再加上征战了两个多赛季,经验也还算丰富,此时捏着鼠标,心头啪啪打着算盘。
    君莫笑的竞技场胜率是百分之百,他一上线就在门口当了会儿雕塑,只是看他那个可怕的胜率没人挑战他,让他觉得有点寂寞。
    于是他挨个找上那些竞技场的排名选手……
    『兄弟我看你骨骼清奇在如此良辰美景之时何不一战解忧……』
    办公室的门是他开的,第一个人也是他勾勾手指叫来的,那人身高一米九披着金色中发,看了一会儿咋咋呼呼就扯着另一个戴眼镜的家伙一起围观……
    就这样,不大的高层办公室已经空空荡荡,亏得叶修个人风格比较随意,这些“不务正业”的员工才没有被开除。
    『咳。』
    安文逸偷偷看了眼叶修的脸色,叶修说不上不开心,只是表情复杂。于是安文逸扯了扯罗辑,罗辑揪着包子,连带着那一大圈人都散了开,各自飞奔回座位做出努力工作的样子。
    还能听到包子叫着『苏老大改日再约』,叶修嘭地关上门。
    『你在搞什么?』
    穿着队服的苏沐秋一脸无辜,转头给了叶修一个眼神,瞬间电脑屏幕弹出一个金色的荣耀。他活动了一下手指,点下连胜38场的字样。
    『摆明了是在打荣耀啊。』
    他站起身来,跟着叶修溜达到了公司食堂,那儿一水的黑衣白衬衫,他一团红红得扎眼,在里面晃晃悠悠没点自觉。
    苏沐秋身形刚刚长开,平时有事没事爱跑个晨跑散个步,脸好身材好。更重要的是和叶修站在一起就有一种十足的奇妙氛围,用流行话来说就是有CP感。陈果看得心痒痒,偷偷带着乔一帆一左一右双线包抄,端着餐盘啪叽坐到了叶修旁边。
    慢了一拍的苏沐秋目瞪口呆,只能坐到叶修对面,两个人都是长手长脚的体型,下盘相隔不过是个几厘米外加两层布。
    几次意外事故后,苏沐秋正襟危坐,不敢乱动。
    『前辈……』
    乔一帆接收到陈果的暗示,无奈开口。
    她趁着叶修注意力转移的时候一筷子戳上一块排骨,然后果断后撤,却被半空拦截,苏沐秋握着筷子的手上巧劲儿一施,筷尖点在陈果的中指上,中指力一泄,排骨就从筷子之间滑落,被苏沐秋接了个正着,也没还给叶修,就这么直接喂进了自己嘴里。
    肉香四溢的排骨啊,苏沐秋满足地咂咂嘴,又把罪恶的筷子伸向叶修的餐盘。
    陈果乔一帆对视一眼,彼此心里都有了底儿。
    但是这次没有敌人掩护的苏沐秋被逮了个现行,叶修对他这种小孩子举动表示了明确嘲讽以后,把剩下的排骨都夹进了苏沐秋的餐盘里。
    反正喝了粥,现在也不是很饿。
    绝对不是看苏沐秋瘦了吧唧的心疼。
    『叶总!』
    这次叫他的是陈果,活泼跳脱的经理摆摆手示意叶修凑过来,给苏沐秋打了个眼色以后,明目张胆地跟人咬耳朵。
    苏沐秋虽然不知道什么个情况,但是直觉告诉他是友军,也就没过多关注。
    『你不考虑给你的小情人买套西装吗!这人绝对的衣架子!』
    『小情人?』
    叶修似笑非笑地低声重复了一句,陈果听得一个哆嗦,心想着莫不是自己估量错了,随即暗戳戳地缩了回去。
    『行吧,确实不能让他穿着嘉世的队服到处跑,不然被媒体逮到了挺麻烦的。』
    叶修站起身,不由分说把苏沐秋扯起来,苏沐秋哎哎哎叫着吃掉最后一块排骨,几步追上叶修,不是一前一后,而是肩并着肩。
    『终于有人可以跟总裁肩并肩走路了啊。』
    陈果拍拍乔一帆的肩膀,后者乖巧地笑着,帮助清洁工把餐盘收拾好的同时,内心也期待着这个帮过自己很多的前辈能有一个好归宿。
    『前辈,要加油啊。』

07.事后
注:时间是叶修去找苏沐秋的第二天
    睡饱后的第一感觉并没有觉得多痛,大概是昨晚上该做的扩张还是挺到位的。
    随意地想着,叶修眯着眼睛还不太清醒。
    罪魁祸首的爪子横在腰上,两腿并用把他夹住,生怕他跑了。叶修抬起头来就能看到苏沐秋的下巴,线条流畅,还有昨晚上一不留神啃上去的牙印。
    被窝里暖烘烘的,两个人在窄小的单人床上挤得跟雏鸡似的。
    不对,不是雏鸡,他们昨晚才成年了嘛。
    虽然还是联赛最初的那几年,但是嘉世给王牌选手的寝室待遇依旧不低,昨晚苏沐秋也是累的够呛,但还是心满意足地抱着叶修给他搓搓洗洗,以免以后办事被踹下床。
    叶修把头往苏沐秋怀里埋去,苏沐秋被他这点小动作给吵醒,瞪着一双迷糊糊的琥珀色眼睛打量了叶修半晌。
    好像确认了是谁一样,他吧唧一口亲上去,手臂把叶修又往怀里圈了一点,一手搂着叶修,一手去拿手机。
    『下午一点了,饿了吗?』
    『饿了……』
    叶修开口,声音却哑得不像话,脑子里瞬间窜出昨天晚上种种不和谐的画面,紧跟着回忆起的是今晚上的会议,不禁觉得有些头疼。
    『饿了我叫他们送点吃的。』
    当天晚上庆功宴中这个最大功臣消失,现在又突然冒出来,苏沐秋不过在群里让气冲水云带两盒清淡一点的盒饭过来,就被队友轮番轰炸了个遍。
   『队长你去哪儿了!』
   『队长出现了!』
   『快用大师球!』
    苏沐秋瞬间大爆手速关上网络,从床上爬起来去找衣服,留下一只叶修顶着柔软的黑发COS沉思者。
    『大师球?』
    『今天晚上有会议?』
    苏沐秋非常熟练地切换话题,立刻上前又是端水又是伺候更衣,充分展现新世纪好男人的风采,顺便维持嘉世婆家人在叶修心目中的形象。
    至于换衣服途中做了些什么,送饭的老好人吴雪峰先生表示他不想回忆,也不愿意接受采访。
    『吃完饭就走?』
    苏沐秋把君莫笑的账号卡拿出来,一张看起来还很新,另一张却有点陈旧,他把新的那张递给叶修,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比赛你看了吗……』
    这样的苏沐秋不常见,叶修觉得有点新奇,他手上的君莫笑应该是苏沐秋世界里的,是那个只有一把千机伞的小号君莫笑。
    大概君莫笑一直在嘉世的参赛账号名单里,苏沐秋才能在第三赛季用上君莫笑,取得第三个冠军。
    一叶之秋在哪儿——?
    不用想,肯定跟在那个永远十八岁的少年身边。
    而这个君莫笑,大概就是征战荣耀职业联赛的秋木苏背后的那份执念了。
    ……等等,这个是什么东西。
    左手无名指上的冠军戒指闪闪发光。
    『看了。』
    叶修愣了半晌才笑眯眯地把卡收好,打死不承认自己刚刚被撩到了。
    『那……』
    二十岁的青年涨红了一张脸,明明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了,却还在表白上结结巴巴磕磕绊绊。
    『那我也盖个戳儿。』
    叶修扯着苏沐秋的领子把人拉过来,交换了彼此的气息。
    『走啦。』
    撩开苏沐秋的衣服,叶修头也不回地钻进衣柜,留下表白失败的苏沐秋在风中石化。
    半晌,他回过神来,职业选手保养良好的手指抚上唇瓣,那里仿佛还残留着叶修的气息。

TBC
    以后都可以不用打TBC了,想补情节就补,不然这个TBC要打多久啊『沧桑』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