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伞修】《猫店头牌》04

《猫店头牌》04
真是……有生之年!我是不会弃坑的!!!

    “您是说……这里……没有祝融村?”
    苏沐秋眨眨眼,表情甚是无辜,被他拦下来的村民点点头,看着这表面上人畜无害的小伙子,眼珠一转干脆解释了起来。
    “我们从西南山卡卡头出来嘞,虽然不是本地人,但是都十几年喽,还没听嗦过有楞个个地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恍惚间,喋喋不休的老农让苏沐秋觉得有些面熟。
    老农操着一口陌生的外地口音,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看样子是锄地回来的,脸上还挂着十分自来熟地笑容,手里抓着一只野山鸡。山鸡没死透,偶尔抽搐两下,平添几分诡异。
    不同寻常的倾盆大雨,不存在的祝融村。
    苏沐秋从心底感觉到了一丝……愤怒。
    妈蛋!这是哪个不开眼的小逼崽子逗你苏哥哥玩的?!要是让我知道了,一定要把他坑到倾家荡产,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但是看你嘞个机子的方向,那点应该是有个啥子庙,你阔以去看一哈。”
    老农往自己回家的路走了几步,看苏沐秋还立在雨中茫然而无所适从,于是探头看了看那个智能手机的导航,似乎是很好心地提醒了几句。
    “小娃娃莫淋起了,现在青年人身子骨撇,容易感冒。”
    “谢谢。”
    苏沐秋拉了拉雨衣,晶莹的水珠顺着帽子下滑,粘湿了几根棕色的发丝。他把耷在额前的头发捋了捋,紧咬着唇,琥珀色的眸子里翻滚着什么。

    “苏沐秋——”
    大雨倾盆,恍若世界末日。
    雨声隔绝了他和苏沐秋,还有远处的化猫。
    红色的、充满了仇恨的雨。
    这是化猫的领地,充斥着黑暗里蚀骨般恨意的雨,粘稠的腥味飘荡在空气中,这只化猫修为不高,也没太大的麻烦,只是闻着气息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
    也不知道苏沐秋做什么得罪了这只猫……
    “叶修?!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个是什么东西?”
    枉死的人受到化猫的蛊惑,签订了神奇的魔法契约啊——
    叶修很想这么回答苏沐秋,可惜他暂时没这个力气,这只化猫的属性是水,对他的属性也算半个克制,万不能掉以轻心。
    当然内心最崩溃的还是苏沐秋了。
    不过是跟着手机导航找到了一座破旧的土地庙,突然就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叶修给拦住。
    “苏大大啊,你招惹麻烦的能力还真是一点没变。”
    不敢直视苏沐秋的眼睛,叶修眯着灿金的眸子,拉着雨衣试图遮掩一下。与苏沐秋眼里普通的寺庙普通的大雨不同,兽瞳过滤掉表面的假象,真正看到的却是化猫的层层铺垫,一步一步地引诱着苏沐秋,踏入它的陷阱。
    雨幕突然剧烈波动起来,似乎遇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空间内的温度节节攀升,雨滴还未落地就被似乎无处不在的高温给蒸发殆尽,叶修的周身环绕着金色的、跳动的、如焰火一般的灵力。
    他往虚无的空间中一握,一支造型奇特的战矛出现,然后踏前一步挡在苏沐秋的面前。
    “脆皮远程躲在大后方啊,这种事还是得我们这种近战来。”
    “叶修?”
    苏沐秋终于解除了僵直,看着那团明黄色雨衣下的黑色,表情十分震惊。
    “我不是让你睡觉吗!”
    “冤枉!我是来救命的啊苏大大!”
    破旧的土地庙里传出一声嘶哑的猫叫声,尾音带了两下颤音,叶修心下一动,往猫妖家族水族那边狠狠记了一笔。
    对方寸步不让,叶修撑开自己的灵力结界,给自己和苏沐秋一个相对安逸干燥的环境。
    水珠在背后凝成锥形,然后高速旋转起来,叶修握着那把黑色的长矛转身一个突刺,矛尖与化猫灵力聚集的水刺碰撞在一起,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
    叶修被冲击力打得后退一步才稳住身子,那把古旧的战矛上裂纹像蛛网一样密密麻麻,苏沐秋还在捡自己已经碎掉的三观,打算好好拼一下,却见叶修提着战矛又迎上了第二次攻击。
    明明只是个会加特效的五级小号苏沐秋,却被大佬带来刷二人三十级副本,个中心情,自己体会。
    这次的战矛加持了灵力,不知道叶修怎么办到的,从身体里冒出的金色火焰被压缩成极为内敛的暗金色,宛若液体似的包裹着长矛,随着挥动在空气中留下扭曲的痕迹。
    叶修的雨衣已经融化,高温灼烧着挡在面前的一切,苏沐秋恍惚间却是回到了过去。
    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大火,噼里啪啦的火星子肆意飞扬,浓烟阻碍了苏沐秋的视线,他提高了嗓音,叫出来的却是刺耳的、犹如爪子划过黑板的声音,凄厉得好像灵魂在尖叫。
    他背后的门板受了某种爆炸的冲击,整扇垮塌下来,苏沐秋只觉得后腰一痛,白光在脑海里炸开,天旋地转之间,嘴里突然品尝到了一点不一样的味道。
    『沐橙……』
    他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根本办不到,有什么温凉的东西顺着心脏扩散到全身,苏沐秋的意识渐渐飘忽了起来。
    『吼!』
    化猫发出嘶哑的咆哮声,雨幕震荡了几下,啪地一声破掉了。
    叶修闷哼一声,虹膜转为正常的墨色,长矛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揉着太阳穴,看苏沐秋一脸的问题宝宝模样,深觉头都大了。
    正常人一般会先关注现在还有没有危险,但是武器狂人一般都会关注——
    “那把战矛是什么?有加成过的吗?怎么加成的?”
    苏沐秋把地上的黑色战矛捡起来,矛身漆黑,做工精细,入手极沉,仔细看还能看到暗金色的火焰纹路。
    以苏沐秋多年在黑市做武器的眼光来看,这东西绝对是给叶修量身打造的,灵力、大小都刚刚合适。
    而且是很熟悉的手笔,很熟悉的灵力加持方式,他几乎能够想象到是怎样一双手、怎样打磨着这把兵器。
    “却邪,一个故人送给我的。”
    叶修忽然笑了一下,唇角微勾,目带眷念,整个人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与平时的懒散不同,与刚才战斗的凌厉不同,一种独有的温柔仿佛透过时光被镌刻到了这个男人身上,苏沐秋看得心神一荡,幽幽开口。
    “别管故人,你先解释一下,你头上的东西是什么。”
    两只毛顺了,还在抖抖抖的猫耳。
    “朋友,你听说过驯兽吗——说来话长啊,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就长话短说。”
    苏沐秋毫不留情地打断,挥挥手示意自己很不耐烦,丝毫不把叶修对他的救命恩情当一回事。
    叶修撇撇嘴,丢下苏沐秋一个人在原地COS木头人,自己则是三两步跨过一滩不明液体,走向庙内。
    『只是个影像,它在试探我们。』
    看到苏沐秋跟过来,叶修不动声色地紧了紧手中的却邪,眯着突然转为灿金的眸子迅速打量了一圈周围,没等到对方发现异常就收起却邪,放松了肌肉,斜斜地靠在墙上。
    『你就不怕庙塌了吗?』
    苏沐秋的关注点瞬间被带歪,这庙看起来破得没边,这个到哪儿都没骨头的家伙没准一靠就给别人靠塌了。
    他伸出手去抓叶修,叶修扭着腰往旁边闪了闪,暴露出身后土墙上一大片暗红色。
    『你……』
    苏沐秋看得一愣,不知道怎么的一句嘲讽脱口而出。
    『刚才还说是镜像呢,你怎么这么弱,打个镜像就残了。』
    『……』
    难得看到叶修张了张嘴却没蹦出什么有杀伤力的话,苏沐秋把他翻了个个儿,用了点力把黑色的修身衬衫往上翻,忽略了不知道从哪儿闪过的一道黑影,露出一道横贯了整个后腰的伤疤。
    那伤疤看起来异常狰狞,有着不知道反反复复结痂多少次的血壳子,黑的红的混杂在一起,触目惊心。
    『……旧伤?』
    突然的触碰让叶修浑身一颤,然后整个人向后倒在了苏沐秋身上,哼哼唧唧地往他身上蹭。
    『是啊是啊……痛死了啊……』
    叶修半侧着身,一只手按在苏沐秋肩上,另一只手伸到背后去,把头埋在苏沐秋肩窝上,苏沐秋象征性地拍了拍就获得一大串惨叫。
    那只在苏沐秋背后的手对准心脏的位置隔空点了点,小小的几丝金色灵力像受到召唤一样,亲昵地缠着叶修的手指,然后渐渐没入手指里去。
    保险起见,叶修把头侧了一下,等到眼底的金色淌过,恢复成黑色,才又像没事人一样地站了起来,拉着苏沐秋往外走去。
    苏沐秋愣了一下才跟上,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叶修离开怀抱有点失望。
    就像一种很温暖的力量突兀地出现,又从身体里消失的感觉。
    左手扯了扯,他前方的叶修抖着耳朵回头看他,苏沐秋眯着眼睛,还有点不太适应突变的天气。
    这家伙逆着光跟照着光都一样的黑啊。
    不是?这耳朵是什么?好像刚才看他后腰还有个什么……黑色的……
    是尾巴?
    『等等、叶修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TBC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