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伞修】《勾搭个画手怎么就这么难啊》04

《勾搭个画手怎么就这么难啊》04
复健中……有啥奇怪的地方请毫不留情地骂我,待我恢复以前的渣渣水平我就更很久以前的点文
所以先更这个放飞自我的
一句话喻黄,不打tag

    苏沐秋觉得有点梦幻,他暂时没理一门之隔的男神,抱着头蹲在地上。
    一叶之秋=神说要有光=叶修=刚才坐在我旁边的人并且他现在就站在门外面……
    一开门就能够得到的距离。
    他还打算跟我一起出去……
    幸福来得太突然,突然得令人措手不及,打乱了苏沐秋一切七拐八拐想把人拐到手的小心计。
    『苏大大——』
    叶修强忍着笑,靠着门给苏沐橙发消息,你『坏笑#』一次我『滑稽#』一次,手指翻飞之间很快刷了几十条上去,大有用两个表情包聊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架势。
沐雨橙风:滑稽#
一叶之秋:坏笑#
沐雨橙风:好了啦叶修,你也别太过分了
一叶之秋:这主意不还是你出的吗
一叶之秋:怎么,现在大小姐知道心疼哥哥了?之前跟我一起坑他不是还挺开心的吗
沐雨橙风:话是这么说啦,但是你刺激到他万一他耍小脾气不醒来怎么办
一叶之秋:我更怕他会起来揍我一顿,到时候你可得帮着我
沐雨橙风:保证帮哥哥打你!
    女大不中留啊!
一叶之秋:这十年还是我养大你的!
沐雨橙风:明明是农民伯伯的米饭!
    咔哒。
    叶修深沉地叹了口气,转身面对调整好自己情绪的苏沐秋,这个家伙脸上表情丰富得好像君莫笑的人设色彩,红的绿的黄的蓝的都有,但是最明显的还是难以置信四个大字。
    明晃晃地摆在那双漂亮地琥珀色眼睛里,让人忍不住想去安慰。
    『有这么吃惊吗苏大大?』
    『你说你最喜欢的画师跟你同处一室你开心不开心?』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突然意识到是一叶太太在对面,立刻乖乖站好露出标准微笑。
    『……我最喜欢的画师就是我自己,算吗?』
    苏沐秋内心呐喊不断,身体还是从善如流地应下。
    『那最棒的一叶太太,请帮我签个名!』
   
    苏沐秋最终也没有要到一叶之秋的签名,因为他被『高冷』的一叶太太拽去小吃一条街,来不及掏出什么作案工具要签名。
    穿着得体的衣冠禽兽……啊不是……穿着得体的叶修竟然跟苏沐秋喜好相同,藏了一条能逛小吃一条街的吃货魂。
    在苏沐秋对童年为数不多的记忆里,最清晰的就是家楼下那家卖烧烤的,香嫩的肉串洒上大把的孜然与辣椒粉,在朦胧的炭火中烤得滋滋冒油,鼻腔里全是劣质香料和油腻的烤肉香,路灯投下来的光暧昧不清,影影绰绰间似乎旁边应该有人偷偷吃掉一小块,他却看见那串烤肉一块不少。
    这大概就是全部了。
    但是他隐约又觉得不是,好像自家有只猫得精贵着养,辣椒得少点,酒不能出现在任何场合,不会有臆想中经典的烤肉冰啤大排档,紧巴巴的日子里所有的钱都得精打细算,这一笔是学费,那一笔是生活费,还有水电费和……
    和什么来着?
    叶修看他发着呆,思考了一会儿,也没说什么,只是两手抄衣袋里,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慢悠悠地在前面带着路。
    『一叶太太……』
    『叶修,』
    叶修挥挥手打断他。
    『你叫我叶修就可以了。』
    叶修。
    他明明就是站在这街上,在这充满烟火气的小吃街上,拿着钱包,说着话,却还是飘渺得像团雾,仿佛随时会飘走。
    叶修。
    苏沐秋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总觉得怎么叫怎么别扭,好像差了点点亲密,无形之中就显得十分拗口。
    他拍拍自己的脑子,把这种奇妙的感受单纯地归结为迷弟心态。
    『想吃什么?』
    神仙从烟火中抬起头来,点了两杯柠檬绿茶,浓郁的柠檬香气和淡淡的绿茶香裹着丝丝甘甜,叶修满足地叹了口气,状似随口地跟苏沐秋聊天。
    『要是有平衡车就好了,咱俩就不用11路压马路了。』
    没等苏沐秋弄懂平衡车是什么,他话音一转,突然又开始聊正事。
    『对了,沐橙给我说《千机伞》需要封面是吧,你想要什么样的?』
    苏沐秋是一只正常的苏沐秋。
    三岁能跑六岁爬树九岁端了福利院门口那窝麻雀十二岁把欺负沐橙的坏孩子踹进臭水沟十五岁领了只猫回家十八岁……
    十八岁怎么着来着?
    所以正常的苏沐秋在这个时候,大脑就会正常地卡机。
    CPU高速运转保证大脑在弹幕轰炸下保持语言功能,乱七八糟的东西塞满了脑子,大概有什么『卧槽真的是一叶太太我遇到的是真的是活的会说话耶』『你看那个一叶太太真是太美了』『我们家爱豆就是这么完美』『天啦噜他居然问我的意见!他是多么和蔼可亲没有大神架子』。
    于是他结结巴巴地开口了。
    『太太……那、那个……我我我想要……两个人同框的……』
    『只需要同框,这么简单?』
    叶修笑眯眯,把刚买的手抓饼递给了苏沐秋,嘱咐烙饼师傅现在这份儿多加点肉。
    ……怎么这么欠呢。
   
    苏沐秋就这么被叶修领着浑浑噩噩地回了酒店。
    他趴在床上,柔软的白色床垫凹下去一大块,手机连着电线,噼里啪啦就是一通惨无人道的轰炸。
    人形摆件兴奋地发着消息,害得叶修那边的企鹅疯狂闪烁,特别提示音叮叮咚咚响得隔壁都听得到了,大有跳卡手机的趋势。
君莫笑:我靠靠靠靠!!!我见到了活的一叶太太!!!
君莫笑:天呐他本人好帅的,尤其是手,我从来没看过那么漂亮的手!
君莫笑:猫猫你在吗!!!
君莫笑:靠靠靠这么具有纪念性的场合你竟然不在!!!
君莫笑:你这是逼我祭出杀手锏!
君莫笑:发起通话邀请
忧郁小猫猫:对方拒绝了您的通话邀请
忧郁小猫猫:你这是怕人不知道你码字儿的手速快吗
君莫笑:你根本不懂那种见到爱豆的心情!
君莫笑:我要给他打call!我要给他爆灯!
忧郁小猫猫:你是不是还要给他生猴子
    本来正在床上翻滚的苏沐秋一顿,脸上顿时泛起极其可疑的红晕,他把自己埋在松软的枕头里,停顿了好几秒。
    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也不是不可以啊……』
    这个人于他,大概就像罂粟,美丽,危险,致命。
    这不像是他可以掌控的人——强大,自信,骄傲,运筹帷幄,有着璀璨的才华,从笔尖泄出的都是含苞待放的花,他能用他的才华和笔创造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世界。有这样令人惊羡的能力,多少软妹愿意舍身只求蓝颜一笑,他又怎么会愿意雌伏于苏沐秋一个小小的同人写手的身下。
    这场战斗还未打响,苏沐秋就已经宣告失败。
    红晕从脸上褪去,他委屈巴巴地摁着手机,愣是把触摸屏给按得啪啪响,继续骚扰着他的『绑定画手』。
君莫笑:这个还是别了吧
君莫笑:就算是我想他也不会愿意的
忧郁小猫猫:你给他生说不定他还愿意
君莫笑:别了吧,理智追星
忧郁小猫猫:就你?你确定?
君莫笑:我跟他至始至终是两个世界的人,就像黄少天最近的原创歌一样,一个天才怎么可能愿意和一个吊车尾在一起?
    叶修仔细思考了一下黄少天的那些个幺蛾子,实在没想起来是什么玩意儿,只好胡编乱造,随便凑了点东西上去,当个『知心姐姐』。
忧郁小猫猫:他那个结局就是HE
君莫笑:????????
君莫笑:这都能甜回来?
    叶修截了个图,发给了黄少天,动作标准熟练,全过程不超过两秒,显然是坑人的老手。
忧郁小猫猫:睡吧,你明天不是还要出去玩吗
    虽然很想反驳是跟一叶太太谈正事,但是突然袭来的疲惫感迅速笼罩了他,还没来得及回话,他就已经沉入梦乡。
    隐约能听到熟悉的声音,额头上也能感受到熟悉的温度。
   

TBC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