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巍澜】《逢场作死》01

【巍澜】《逢场作死》01
注:ABO,梗来源于空间,大概就是个A装O的事,半正剧向,HE保证
ABO中的AA向,OOC和BUG是我的,人设是皮大的
因为有人死,所以有原创人物,不喜请叉叉,你好我也好

        赵云澜推开特调处的大门,惊讶地发现大庆居然没吃小鱼干,楚恕之竟然没摆弄他的傀儡娃娃,郭长城竟然没写日记,汪小两口竟然没秀恩爱,而祝红摆出了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林静竟然没偷懒。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毫无愧疚之心,打从赵云澜出现在视野里,眼里的笑意就没消失过。

        而赵云澜探究的视线兜兜转转,终于到了正中间的那个人身上。

        沈巍穿着一件修身的海蓝色衬衫,因为天气炎热而卷到手腕,用袖箍仔细固定后露出两节白皙的小臂。他提着一个褐色的公文包,看到赵云澜进来,低下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笑。

        『赵处长。』

        『沈教授……?』

        赵云澜眨眨眼,似乎还没从突然从天而降的惊喜中回过神来,他叼着棒棒糖,眸子弯成了月牙。

       『哪阵风把您给吹来啦?不是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都拒绝‘嫁’~入我们特调处了吗,这次怎么想通了?』

       『老赵,海星鉴那边派的。』

        大庆似乎很嫌弃铲屎官的愚钝,于是从桌上挑了一份资料,借着光滑的桌板滑给了赵云澜。

      『死猫我当然知道……』

        声音太小,除了他自己谁也没听见。

        赵云澜吧唧吧唧棒棒糖,随手翻了翻资料,想到自己借用郭部长把郭长城塞进特调处这个人情,这次总算把沈巍给弄回特调处了。

        追个人容易吗我。

        赵云澜活了这么久,见过的Omega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基本都是些不上档次的低端货,很少能入眼。前段时间乍一见沈巍,差点以为这个没味道的Omega是个Beta,暗自遗憾了好久也就没往心里去。等到合作了几次察觉了他能闻见味儿,却是碍于黑袍使的身份又不好直接问人家,每天抓耳挠腮地想知道究竟是个A还是个O,就派出了杀手锏林静。

        林静轻轻松松黑了龙城大学的资料库,查到的信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大名鼎鼎的黑袍使性别那栏居然是个Omega。

        Omega!

        开心得小澜孩能原地起跳后空翻转体360°再抛出一个绣花球!

        一个彬彬有礼又聪明的Omega,有着出色的外观,除了主业管地星这点有点凶残以外,简直是完美无缺。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赵云澜小澜孩立刻发动人脉攻击,让郭部长拐了好几个弯,直接把沈巍从龙城大学里给调了出来。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赵云澜就不信自己魅力这么差了。

        当然,这点小秘密不能让大庆知道,不然铲屎官的脸还往哪儿搁?所以赵云澜只是给了大庆一个迷离的眼神,让他自己体会他刚才的那句废话。

        大庆:『……?』

        老赵是不是对我发春了,请问Beta对于发春的Alpha怎么办,是打晕还是弄死,在线等挺急的。

        打破特调处诡异沉默的是一通电话。

        郭部长又一次成了赵云澜的救命恩人。

        只有离奇而又容易引发大众恐慌的重大案件才会被海星鉴直接下达,赵云澜拿着棒棒糖随手塞给了一直盯着自己的沈巍,接通了电话。

        沈巍看了看糖上的口水,喉结十分克制地滑动了一下。

        距离特调处不远的一个酒吧内有名男子暴毙,警局已经把他用过的杯子拿去化验,附近人员带去盘问,都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民众的口供一致,这名叫王景希的男子是经常来酒吧做魔术表演的人,昨天半夜三点,正在表演魔术时突然露出极为惊恐的表情,然后倒地,就这么突兀地停了心跳,结束了他短暂的二十几年人生。

        而民众的口供一致,恰恰就是最反常的地方。

        人在紧张的时候,或多或少会看错看漏一些东西,并且在事后会对这件事加以想象,使事件不和逻辑的地方修补得符合逻辑,这种加工润色后再表达出来的产物才是『口供』,不说表达差异,就算表达都十分精准,同一个事件的目击证人一般情况下都会出现大小不一的偏差。

        就连老师在讲台上清清楚楚讲一道数学题都有一半学生云里雾里,更别说这种紧张状态下几分钟内发生的事了。

        赵云澜放下手机,瞟了沈巍一眼。

        沈巍的目光正好对上赵云澜,吓得立刻低头,没提包的手揉了揉衣角,这才调整好表情,丢了一个探寻的目光过去。

      『哎……沈教授你别紧张啊,』

        赵云澜一手搭上沈巍的肩,毫无顾忌地释放自己琥珀味的信息素,清新的松香立刻裹上沈巍,沈巍的耳朵唰地一下,红了个彻底。

        一击得手就退,赵云澜立刻『随意地』松手,『理所应当』地拉着沈巍走向林静,林静会意地调出这件事的报道,假装看不见两人牵在一起的爪子,转头悄悄问楚恕之。

       『老楚,你闻到了吗?』

       『是麝香。』

         楚恕之一脸肯定。

         新闻的标题十分令人无语,大概又是哪哪震惊部的发明,但是《震惊!龙城酒吧魔术师离奇死亡》这种稀疏平常的玩意儿并不能掩盖民众的恐慌,大庭广众之下死是板上钉钉的事,没有人能掩盖这个事实。

         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晚上加半个白天,警局除了拉上黄线阻碍了交通和娱乐外没有任何作用,整个龙城笼罩在一层阴云之中,每个人都担心下一个在众目睽睽之下死亡的人是自己。

        有人怀疑酒吧的东西有问题,这条评论呼声很高,甚至有人自发地组织了打假行动。

        但是赵云澜知道那杯酒没有任何问题,警局的报告已经出来了。

        他垂着头瞥了一眼沈巍,看见那人耳上的红晕已经散去,整个人又流露出一种与人群格格不入的疏离,情不自禁地握上了他的手。

        沈巍一惊,下意识就要抽出来。

      『别怕,』

        赵云澜用另一只手拍拍他的手背,脸上的笑容带了点讨好和不易察觉的炫耀。

      『我会保护好你的,Alpha天生就有保护Omega的义务。』

        祝红在一边露出嫌弃的表情。

        沈巍被误会了也不多做什么表情,依然是克制的笑容,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害怕。

      『我只是觉得这背后……』

        他点到即止,等着赵话唠自己补充。

      『哦~不愧是沈教授,跟我想的一样啊,缘分!』

        赵云澜一拍爪子,冲还在懵逼状态的郭长城招招手,逗狗一样地把他叫来,美曰其名传授智慧。

        于是沈巍看见了一只睿智的赵云澜。

       『你看这个案子,警局通过正常的手段,该检查的都检查了,杯口没有毒药,酒也没有问题,甚至杯上的指纹都只有受害人王景希和酒保的,而他的死法没有外伤,却偏偏排除了毒杀。』

        一边说一边偷偷看沈巍,大概每一个Alpha都想要在心仪的Omega面前表现自己,这一点赵云澜做得十分卖力,简直就像一只孔雀。

      『而围观的吃瓜群众的反应又太不正常了,你看这个事,你觉得是人性的扭曲我认为是道德的沦丧,就我们俩都能看出两种含义更别说那几十号吃瓜群众了,俗话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呵姆雷特……』

      『是哈姆雷特,没文化别拽。』

        祝红优雅地翻了个白眼给赵云澜,再附赠给沈巍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

        沈巍无辜眨眼。

        赵云澜尴尬地咳了一声,拍拍郭长城示意继续,郭长城却没有如赵处长所期待的那样抖机灵。

        他十分没眼色地问道。

      『呵姆雷特是什么?』

      『是哈姆雷特的兄弟,他们还有一个叫嘿姆雷特的Omega,黑……嘿沈教授你也知道吧。』

        差点掉马的黑老哥笑而不语,就是笑得有点扭曲。

      『老赵的意思是,这个事儿丢我们这里来呀,算是丢对了。』

        大庆从沙发上跳起来,挥舞着爪子叫老李赶紧奉上炸好的小鱼干。

      『开工了开工了,这事儿一看就是地星人干的,林静把网上那些危言耸听的东西删一下,老楚小郭去警局那边拿一下尸检报告,其他人原地待命……至于沈巍同志嘛……麻烦跟我走一趟现场吧。』

        赵云澜抢过沈巍的公文包,转手就扔在了沙发上,拉着沈巍一路出了特调处,把人赶上副驾驶,驱车前往龙城酒吧。

TBC

欢乐爬墙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