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巍澜】《逢场作死》02

气死了,出来撒糖
A装O的故事,半正剧向
【巍澜】《逢场作死》02
        赵云澜一路哼着歌驱车前往龙城酒吧,规规矩矩地把沈巍放在了门口,比了个小心心,就转去了地下车库。

        被体贴考虑不用多走路的沈巍脸上全无笑意,目光冰冷地打量着酒吧店门,不知道在心里思量着什么。
 
        黄色的警戒线隔开了酒吧内外,外面是害怕又好奇的稀稀拉拉几个吃瓜群众,内里是没开灯的阴森森的酒吧。停好车的赵云澜快步走上前来,拍拍沈巍的肩,右手偷偷摸摸地伸到后面去,半搂着沈巍往前走。

        一阵清风突然炸开,赵云澜的信息素突然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浓重的琥珀香弥漫在空气中,吓得他立刻松手,赶紧压制自己暴动的信息素。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像受到挑衅一样?

        赵云澜满头黑人问号,眼光不自觉地去瞥沈巍,那只Omega居然目不斜视地继续走,丝毫不受Alpha信息素的影响。

        在命案现场研究私人问题,就算不着调如赵云澜也不会做,只得满腹牢骚地压下疑问,跟着沈巍一起向小警官出示了证明,心情复杂地进了现场。

        尸体已经被运走解剖,只留下确定位置的一圈白线,赵云澜套上鞋套,一步一停,绕开散落在地上凌乱的酒瓶,向沙发走去。

        沈巍缀在后面,慢吞吞地穿好了一套隔离服才跟了进来,赵云澜在暗处,逆着光眯眼欣赏了一下白袍的黑袍使,觉得美人不管穿什么都好看,就赶紧在沈巍察觉之前收回了目光。

        开玩笑,他可不想给对方留下过于轻浮的印象,那还怎么发展走心的关系。

        赵云澜站在沙发边,小小地纠结了一会儿坐不坐的问题,随后遵从了自己的内心,舒服地叹了口气,瘫在了重要物证沙发上。

        沙发很软,赵云澜半个身子都凹进去了,他略显惬意地从茶几上顺手拿起了一个『酒杯』,比了个喝的动作。

        沈巍注意到,那个『酒杯』就是警局拿去化验的那个,在茶几上留了一圈白线,进了物证袋。赵云澜拿着的自然就是空气。

        可以说是戏精得十分有水平了。

        『是左撇子。』

        沈巍一看赵云澜的动作就明白他的意思,然后摇了摇头。

        『赵处长,如果你觉得左撇子魔术师,左手动作更快,观众应该被安排在左边的居多,但是万一跟观众没有关系呢?』

        『那相反的右边纰漏就会多一些,会不会……是他的托儿用什么办法把他给……咔嚓了?』

        沈巍陷入沉思。

        『现场我有感觉到黑能量,但是不多,甚至不够支持使用一次微小的能力。』

        赵云澜也陷入沉思,片刻后,他在沉默中抗议。

        『咱俩谁跟谁啊,就不用再叫得这么生分了吧~小巍。』

        沈巍整个人一抖,递了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示意大庭广众之下还在报案不要皮。

        赵云澜低声笑了笑,打通了郭长城的电话。

        『小郭啊,你们到警局了吗?』

        『赵处!』

        郭长城似乎颇有些兴奋,还没等赵云澜接着说什么,就滔滔不绝地开始夸起了警局。

        『我们拿到尸检报告了,他们找出来的社会关系也一并给我们了,另外他们还给我了一个比较奇怪的东西像一个什么乐器的模型……』

        『好,那你跟老楚再去排查社会关系吧,东西让大庆那个死胖子先带回家,挂了啊。』

        嘟嘟嘟……

        郭长城拿着砖头一样厚的社会关系总结,胆战心惊地去瞥楚恕之。

        楚恕之瞪着眼睛,浑身的冷气嗤嗤不要命地放,然后操着一口不知道地星哪儿来的口音,毫不留情地对郭长城这种自找麻烦的行为表达了深刻的谴责。

        『白痴。』

        坑了楚恕之郭长城一把的赵云澜心情颇好,现场看不出其它的东西,他果断带着沈巍打道回府,打算回家去研究某个像乐器一样的东西。

        一个电话打回去,众人立刻知道赵处长又偷懒去了。

        排查的工作交给了林静,祝红甚至还贴心地叫来了丛波,示意他俩电脑随便用以后就脚底抹油地溜了。

        毕竟现场太普通了,没多少线索,而黑能量甚至不够一次能量使用的残留,也只有从结仇结怨的社会关系排查,才能看看能不能从动机的方向顺藤摸瓜找到凶手了。

        高速的信息化时代,就连坐个汽车都需要身份证,相比于警局给出的那串长长的社会关系名单,林静和丛波的工作其实简单得多。

        查看王景希最近的行程,与哪些人交流过,然后弄清他们的关系,挑出其中的可疑人员。

        这以后的破烂事才是需要赵处长出马,现在他可以名正言顺的翘班,顺便解决一下私人问题。

        因为工作原因,沈巍名正言顺地搬到了赵云澜对面,不知道里面藏了谁和谁的猫腻,而赵云澜就理所应当地拉上沈巍,让他搭个顺风车。

        『沈教授啊,你的档案刚才已经调过来了……』

        转过一个路口,赵云澜试图把话题引向他好奇的那方面。

        他听见旁边传来低低的一声笑,然后是沈巍从容不迫的声音。

        『赵处长可是有什么疑问?』

        赵云澜反复品了一下这句话,没觉得哪儿不妥——换句话说,他根本猜不透旁边这个家伙在想什么,是开心了还是不开心了,是该见好就收还是顺势而上。

        『疑问……是没有的,就是吧咱们特调处除了小郭一个Omega,其他不是Beta就是Alpha,你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

        『如果担心信息素冲突的话,赵处长多虑了。』

        一语道破天机,赵云澜摸了摸鼻子,剥开一个棒棒糖。反正他对这家伙天生就有一种亲切感,自然不会去计较这种有点尴尬的小事。

        一个Alpha明目张胆地问Omega你是什么味这种事……说出去都丢人啊。

        『你信息素那一栏明明什么都没写,就算闹事儿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呀。』

        沈巍没接话茬,眼神一凛。

        赵云澜顺着他的目光瞥了一眼,看到一只不知名的鸟从自家窗户飞走,顿时深感头疼。

        『小郭是不是说有东西,你让大庆给你带回去了?』

        沈巍突然出声提醒。

        然后赵云澜深吸了一口气,推开车门,拔腿就往楼上冲。

        沈巍回头看了那只青鸟一眼,也没细想,跟着上了楼。

        大庆睡得死沉,根本没被吵醒,连根毛都没掉,但相比之下赵云澜的屋子就比较凄惨了。本就不怎么整洁的屋子更是一片凌乱,枕头飞到了地板上,地毯飞到了沙发上,外卖的盒子堆了一堆现在已经垮了下来,散发着迷之气息。

        放眼望去,大概唯有一个乱字能形容。

        沈巍:『……』

        赵云澜:『……』

        赵云澜:『死猫,家里进贼了你都不知道吗,养你还不如养条狗。』

        大庆嗷地一声从地上跳起来,还没反驳自己的作用不是看家,就看到了旁边站着的沈巍。

        『沈……沈教授……您来老赵家啊……』

        沈巍送上一个无辜的笑容,当是默认了。

        大庆还没适应自己似乎突然多了个主人,赵云澜的电话铃却突兀地响起,他给了大庆一个一会儿再跟你算账的眼神,走到窗边,按下绿色通话键。

        林静的声音传来,这个向来不靠谱的假和尚这次竟然意外的有效率。

        『有一个人有点奇怪,是一个叫凤琴鸾的家伙,他在龙城酒吧弹吉他,但是个人资料上许多地方都是空白。』

        『你怀疑他是个地星人?』

        『错不了,不然就是黑户了,这都第几次人口普查了啊哪来的黑户。』

        赵云澜手抚过窗台,两个小脚印出现在了视野里。
     
        是某种鸟类的脚印,比如乌鸦。

TBC

评论(1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