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巍澜/H】BE给我滚开

【巍澜/H】BE给我滚开
剧版镇魂的延伸产物,用原著打开剧版镇魂,主要是为了H,HE保证

        多少次的死去活来才换得编剧的居住地址。——赵云澜
        我找了一万年,终于可以寄刀片了。——沈巍
    
        在偏远的小镇上,一座颇有中国古代风格的别墅中,地下室的灯光突然亮起,昏黄而朦胧,印着沈巍苍白的侧脸,说不出的孤单落寞。

        地下室的角落里有一张单人床,一米二的宽度,对一个成年男子来说甚至有些局促。
   
       长手长脚的赵云澜躺在上面,大概动几下就要掉下去。
        
         可惜现在他动不了。
    
        镇魂灯点燃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灵魂,三魂七魄依次点燃,挨过这十次抽魂剥骨的疼痛才算是被炼化成为灯芯。

        只要没被完全炼化,那就是还有机会。
    
        沈巍作为大不敬之地的鬼王,不死不灭不成神,身体被打散,再次修复只是时间问题。因此,只用了短短三年,他就再次回到地上,并且从獐狮那里要回了赵云澜的身体。
    
        一想起这三年自家男人的身体被獐狮那个杀千刀的在洗澡的时候看了无数次,他就气得想给编剧寄一万个刀片。

        正反都开刃的那种。
    
        有了身体,没有灵魂,赵云澜不是赵云澜,这个道理鬼面都懂,更别说大名鼎鼎的斩魂使。
   
        但是堂堂斩魂使,认识的鬼差小到撑船过河的,大到判官阎罗王,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办法。
   
         找回身体的接下来半年,沈巍心分两用,地面上用投影日日夜夜照顾着赵云澜的身体,而地府内,真身则在彼岸花海和忘川河畔苦苦寻找。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巍是认命的。
    
        他让地府十大阎王殿每殿出一部分灵魂撑起了镇魂灯,用来代替赵云澜的灵魂。
    
        生死簿上的阳寿未尽,奈何桥边,怎么也会等到那个独一无二的灵魂。
    
        这种执拗的认命,让他等来了那几片破碎的白光。
    
        他简直不敢相信那就是赵云澜残存的三魂七魄,微弱又温暖的白光,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柔和得令人几欲落泪。
    
        仔细数了数,还丢了一魄,不知道是不是烧了几年给烧没了。
    
        本来找到的希望就不大,沈巍也没强求要找齐,三魂六魄已经是十分完美的结果。因此,他也没太在乎老婆以后是不是缺心眼,反正人救回来了就行。

        怎么着也比差条魂魄下辈子当畜生来得好。
    
        而现在,三魂六魄已经进入身体一个时辰了,赵云澜还没有苏醒的迹象,吓得沈巍一直咬着唇,手心全是汗,眼珠子一错不错紧张地盯着赵云澜,生怕有什么不对劲儿。
    
        床上的人突然抖了抖,沈巍灰败的眸子一亮。
    
       『云澜?』
    
        他轻轻唤着床上人的名字,就像以前的无数个清晨,饱含眷念与深情。
  
         赵云澜动了动手指,认真地适应着这具身体。

       『哎……』

         他的声音还有些不顺畅,带着长睡不起的人特有的低沉沙哑,就像一把哑光的剑,轰然洞开了沈巍的心。

       『小巍……』

        是昆仑君特有的称呼。

        沈巍的眼睛唰地就红了。

        世上最凄惨的无外乎生离死别,而世上最动人的也不过是久别重逢。

        赵云澜抬手摸上沈巍的脸,掌心却感受到一个湿漉漉的吻,不知道夹杂了多少忘川水的苦和失去挚爱的痛。

        『好啦……我回来了……』

        赵云澜心头有些忧伤,平时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的小鬼王也就算了,现在这鬼王竟然还哭了起来,有没有鬼王的威风先另说,这撒娇别有一手的小鬼王怎么哄就成了当务之急。

        『云澜……』

        沈巍不停地吻着赵云澜的掌心,感觉到冰冷渐渐褪去,属于活人的温度熨帖得他浑身一阵一阵地发抖。

        玩大发了啊。

        赵云澜忧心地想。

        这可怎么哄。

剩下的走链接,看评论

点我看沈巍激情寄刀片


评论(8)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