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皮家】《皮大家的各系男友》

【皮家】《皮大家的各系男友》
各种傻儿子们的场合系列,有不同意见的欢迎讨论,但是吵架请红叉
受说攻系列,OOC我的,人物P大的

『镇魂』:
赵云澜:那必须是豹啊,就是那种……大猫,知道吧,我行我素的,压根儿不考虑我的感受
沈巍:我没有……
赵云澜:每次都喜欢搞那一套叫啥来着,英雄主义,好像他不牺牲就对不起我似的
沈巍:我不是……
赵云澜:不过也挺好的,特优雅,看着赏心悦目的,反正我很喜欢
沈巍:嗯……
沈巍os:对没错云澜说的就是我

『默读』:
费渡:狗子
骆闻舟:???费事儿你给我说清楚
费渡:好吧,警犬
骆闻舟:那不是一样的吗?!
费渡:都特别爱抓耗子——多管闲事那种,酒都不让我喝,天冷天热都要啰嗦半天,就连喂骆一锅都要特别嘱咐
骆闻舟:费事儿你知道自己有多费事儿吗!
费渡:谁让我喜欢他呢,狗子每天缠着人确实挺舒服的
骆闻舟:汪

『残次品』:
林静恒:熊猫……吧
陆必行:林,你是认为我特别温顺可爱,特别讨你喜欢,特别值得你每天用心呵护吗
林静恒:稀有动物,力气很大,吃得很讲究
陆必行:我没有吃得很讲究!只是你每次都吃营养膏打营养针我很痛心啊,世界上那么多美食是干嘛的!吃那些塑料口感的东西,我听着都觉得是浪费上天赐给我们的味觉
林静恒:还特别粘饲养员
说着,陆必行已经从后抱上了林将军,附赠一个湿漉漉的吻

『七爷』:
景七:那不用说了,肯定是蛇啊,还是特别毒那种
乌溪但笑不语
景七:就你觉得吧冷冰冰的,指哪儿哪儿死人,但是我记得他们南疆再往南,有些番国养蛇来当保姆,好像听说护主护得有时候父母都打不了?
乌溪:北渊
景七:我夸你呢,别找借口晚上折腾我
乌溪:蛇一次一天,你是在夸我这个吗
景七:????你从哪儿学坏的,是不是周子舒

『六爻』:
程潜:鸟
严争鸣:说详细点,你看别人都说了那么多
程潜:……孔雀
严争鸣:铜钱,你是在夸师兄好看吗
程潜:……你可以这么理解
程潜os:其实只是在吐槽你每天都在梳头,像个高傲的孔雀一样
严争鸣:给你个机会,给我梳头
说着,严争鸣朕心甚悦地拉着程潜回房了

『杀破狼』:
顾昀:啊?……这个……捡之前以为是条小狗崽,后来长大了才发现是匹狼
长庚:子熹,还记得你以前也给我捡过一只小狼崽,后来被沈将军丢出去了
顾昀:我那是不知道那是狼崽子,我还以为是只小狗崽儿,要是真是,捡回来陪你玩不也是挺好的嘛,多有活力
长庚:义父是说……如果当初知道我会……你就不会听从先帝的旨意,带我回侯府了?
顾昀:……我真没这个意思!
长庚:义父……
顾昀:停停停你别那个表情,义父最疼你了不是吗!

『山河表里』:
褚桓:……这还真不好形容,傻了吧唧像个狗子
南山:然后呢
褚桓:但是又感觉比狗子厉害得多,其实啊按照我们这儿的世界观,南山应该是某种神兽
南山:守门人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山神
褚桓:像你这种纹着纹身,不怎么会说汉语,是一族之长,有某种特异功能还长发垂腰的帅小哥,通常都是远古的精怪化成的人形
南山:你这么说好像很厉害……
褚桓:还有那个宝石,这么大一块,说送就送,简直就跟坐在金山上的龙一样
南山os:所以我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

目录

评论(6)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