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言宝要略略略』

爬墙了,正在做圆规运动
就是那种一只脚在这个圈不动如山
一只脚在那个圈浪得飞起
头像是自己人设
欢迎勾搭

【六爻/H】《桂花味的七夕节》

【六爻/H】《桂花味的七夕节》
日常欧欧西出bug,时间线是尘埃落定后的某个七夕

    夜凉如水,清安居后的竹林在夜风吹拂下摇曳,斜影下,白色的身影携着一阵兰花香,不请自来。

    『小潜,』

    严争鸣装模作样地敲了敲门,在心底数了三秒。

    『你不理我我就当作你默认了。』

    有些年份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严争鸣提着一壶桂花酒,正垫着脚悄悄走了两步,余光瞥见什么,脸色一变,谨小慎微的步子立刻变成了大摇大摆。

    程潜抱着霜刃坐在房顶上,逆着月光,眼角眉梢是怎么藏也藏不住的笑意。

    『师兄晚好。』

    『笑什么,师兄来看你是你的福气!』

    严争鸣把手里的酒壶一亮,故意做了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以前不陪我过七夕就算了,现在你连壶酒都不给我准备,还得我亲自上门来送?』

    『师兄,我这就去。』

     有点害怕严争鸣又变着法地折腾人,程潜略微思索了一下,觉得这是缺个下酒菜,立刻踩着霜刃飞快地冲出清安居,只给前来拜访的师兄留下一个仓皇的背影。

    严争鸣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无奈目送师弟往山下冲,走路都差点顺拐。

    山下的夜市就算是御剑而行,打一个来回也要半个时辰,严争鸣没把自己当客人,径直推开了程潜屋子的门。

    一回生二回熟,这不知道第几次了,他早就熟门熟路地把程潜的住处摸了个清楚。

    兑了糖水的桂花酒喝起来甜得发腻,严争鸣把自己和对面空位上的杯子都满上,哗啦一声打开扇子,也不点灯,就着一点昏暗的月色,拿屋子里的寒意下酒。

    说下酒真是抬举了他,大半夜闯清安居,还非得找个七夕节的借口,可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吗。

    偏偏程潜就是个木头,以为大师兄派他去买糕点,就真的一头扎进夜市,一门心思地寻糕点去了。

    街上凡人甚多,而七夕又名乞巧,家家户户的凡间女子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解了黄花大闺女的禁足令,整个夜市放眼望去,简直能开一个选美比赛。

    程潜抱着剑,尽可能地与那些姑娘保持着距离,清冷的公子仅仅是买块糕点,就不知道被多少双美目暗送秋波。

    只是虽然他没太多感触,但携着晚风一推门,严争鸣就察觉到了。

    白衣的剑修眉头一皱,程潜心里立刻警铃大作,大呼不妙。

    『小潜,过来。』

    严争鸣随意地把那袋不值几文钱的糕点丢在桌子上,拍了拍程潜的肩膀,靛青的布料上绘着精致的暗纹,浓重的胭脂味却没跟着被拍掉。

    他有些不悦地轻哼了一声,当着程潜的面自饮自酌,满身的散发着快来哄我的气息。

    程潜一头雾水,还当他大师兄是因为他回来晚了生气,上前将那袋糕点打开,拈起一块,递给严争鸣。

    『谁让你这么喂了?』

    扇骨敲在程潜的手腕上,严争鸣推着他的手往上挪。

    『上次教你的忘了吗?』

    程潜自以为跟上了思路,低头咬着那块甜腻了的糕点,眯着眼睛去找严争鸣。

点我看zmgg在线刻符

目录

评论(3)

热度(190)